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怂包上神成长记》怂包 腹黑攻 怂包上神成长记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1-03-25 15:02:48

《怂包上神成长记》怂包 腹黑攻 怂包上神成长记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怂包上神成长记》

来源: 作者:珵晅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晅烈,珵音

《怂包上神成长记》由网络作家珵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晅烈,珵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咳咳,芜辛,”珵音掐了一下在花痴的芜辛,“樊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芜辛,”珵音掐了一下在花痴的芜辛,“樊公子,我叫珵音,她叫小彩,这位是芜辛。”

“樊篱见过各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说得就是眼前人吧,果然什么人跟什么人在一块,晅烈身边的人大多超凡脱俗,比如颉季。

“樊公子,你年方几岁,有无婚娶,可有意中人?”此时连我都想找个地缝钻下去,日后带人可不能带像芜辛这般坑的。

珵音忙用小身躯把芜辛拉到一旁,“芜辛,虽说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但你也不能见树就蹭,万一他又是会断的怎么办?你得矜持些,看好再吊。”

芜辛皱了眉,“小上神说得有道理。”

“樊公子,方才我与你是开玩笑的,”芜辛那双桃花眼终于没泛桃心。

“无事,有许多人问过我,芜辛不必介怀。”这般体贴圆融,简直就是颉季的翻版,“只是樊某,确实有了意中人。”

“诶……真是可惜了。”芜辛的桃花眼瞬间熄了光。

“樊公子真是善解人意啊,许久未见,还是如此通情达理。”晅烈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想当时你知晓我是谁,都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

“那你就说错了,我当时可是很惊讶的,只不过装得镇定罢了。”樊篱在晅烈旁边坐下,“我从来没想过世间还真有天神,遇到你之前,鬼神之说我一直当笑话听。”

“你应当是没想到,堂堂天神会下凡偷酒喝。”晅烈放下茶杯,打趣道,“不过,我倒好奇你的意中人是谁,需不需要我跟月老仙君打个招呼。”

樊篱给晅烈的杯中添了茶,同时也招呼珵音她们坐下,珵音坐在晅烈旁边,玄武和小彩坐在一块,芜辛自然是和樊篱坐的,齐齐围成一桌,也替他们添了茶杯,沏上热茶,“不用了,随缘便好。”

听这二人的对话,两人的交情似乎不浅,但是晅烈怎会跟一个凡人有这么深的交情。

“樊兄,你要知道,你们凡人所说的缘分,不过是月老与司命安排的命谱,既然找到了,就别轻易放手。”

“我知晓你的意思,只是我终归是一个凡人,所想所思的不过凡俗之事,有些东西得到了,有些东西必然失去,就算有你,也难两全,顺其自然吧。”

“你已做出选择,那便随你,希望日后你不要后悔。”

“后悔是自然的,但每个选择我都会后悔,还不如选个对的。”

“何为对,何为错,对错是在你的心中。”

樊篱放下茶壶,晚昏下的眸眼许久未动,似是在沉思,又似在挣扎。

“晅烈,谢谢你来劝我,但我已决定的事,是不会改的。”他最终,还是做了原来的决定,“你除了来讨酒喝之外,应当是知道了我以后的事吧。”

“你猜到了,为何不听我的。”

“既然是命谱,自然是改不掉的,还是顺应天意吧。”

我听不懂他们二人说得是什么,但总觉着字里行间藏着其他含义。

众人静默,不知不觉已入了夜,我才惊觉有些凉意,按照人间的时节,正值深秋,寂寞晚庭望明月,还好人影憧憧,茶香氤氲,未觉凄凉。

樊篱拍了拍掌,便有一众婢女手持华灯,挂于四周,庭院四周明光清晰可见,为这深秋苍白添了几分暖意,随后一盘盘佳肴上桌,琳琅满目。

珵音一脸赞叹,因为天神不需要进食,所以天界很难见到菜肴,突然看见这么多珍馐美味,怎么能不兴奋。

“主人,我们可以吃了吗?”小彩见众人迟迟不动筷子,已然按捺不住,这是她开神识的第一餐,相比玄武反而更淡定得多。

“小彩,你们若饿了就先吃吧,我和晅烈还要等一壶酒。”

说完,珵音果真不客气地夹了块翡翠醉虾,小彩夹了一块龙井醋鱼,而芜辛则拈了五香烧鸡腿,嘴里还嚷嚷着“好吃。”

玄武看着珵音的吃相咯咯地笑,他约莫是第一次看见吃相这么实在的上神,嘴里吃着,碗里放着,眼睛还盯着盘里的。

“你慢一点,别噎着。”晅烈倒了一杯明前毛尖递给珵音,“要是你姐姐知道你吃相这么不体面,肯定不认你这个妹妹。”

“你胡说,我姐姐才不会。”珵音就着毛尖把口中的红烧桂鱼吞下去,“何况我姐姐也没看到。”

“是么?”这上扬的语调,直觉告诉我这混蛋又有幺蛾子。

“烜焱上……”芜辛刚想说出“上神”二字,发觉是在人间,忙顿住口。

“无妨,我早知道他是从那来的,”樊篱指了指星夜上空,“想来你们也是”

“你为何一点都不惊讶。”珵音撕下一块油焖鸭腿,“我听仙友说凡人见到我们,都会跪天拜地的。”

“其他人会,他可不会。”晅烈舀了一勺蟹黄羹给珵音,“他过得比我们自在多了,富可敌国,还会酿酒,应有尽有。”

“珵音,莫听他胡说,我就只有这些,”樊篱呷了一口毛尖,“我不惊讶,无非是年轻时妄自尊大,以为天神不过是有神力的人。”

“其实你说的也不全错,有些神仙除了有些仙法外,和凡人无异,我就是。”说完珵音又继续对面前的酱炒羊排下手,“芜辛,你方才想问什么?”

此时芜辛正啃着一块东坡肉,桃花眼还盯着中间的狮子头,口里含含糊糊地,“我想问烜焱上神的酒何时来,我都快饱了……”

我看着芜辛饕餮大餐的模样,压根看不出来她有饱的迹象。看着他们对一桌美味狼吞虎咽,这对我有些残酷,虽说在洛河那些年没有缺衣少食,但凡间的美食我从未尝过,呆在这样能看不能吃的幻境着实很煎熬。

“酒来了。”我们顺着樊篱的目光望去,一个倩影娉娉婷婷地移来,从幽径深处到满院华光,待我看清拿酒之人是谁时,浑身无法动弹。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能美得把天上的秋月都羞怯地躲进云中的人,除了姐姐,还能有谁?

难怪方才晅烈阴阳怪气的。

“姐……姐姐……”珵音愣得下巴都僵住了,口中的清炒百合因为惊讶从嘴角掉了下来,“你怎么也来凡间了?”

芜辛也很是惊讶,但天宫的人随时能调整状态,连忙站起来行礼,“小仙拜见珞玥上神。”

然除了我们很诧异外,那位美人也很诧异,把目光投向樊篱,“樊公子,这是……”

“我也不清楚。”樊篱虽然觉得怪异,但脸上没有显示太多,初见时他给我的感觉是温雅舒适的,但久了我总看不透他,就像我看不透晅烈一样。

“你不是说反正你姐姐看不到吗,现在呢?”晅烈好笑地替珵音擦去嘴角的菜渍,要说在场不惊讶的人就是他了,“你再仔细看看。”

那女子见众人都在打量她,不由得羞红了脸低下头。

那绝不可能是姐姐,她应当在天界边境驻守,虽然容貌五官与姐姐一般无二,但举止体态,气质眼神简直判若两人,肯定有猫腻。

“她不是姐姐,”珵音看出来了,“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像呢?”

“这是何缘故?”芜辛揉了揉自己的桃花眼,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她不是珞玥,”晅烈俯下身,对珵音贴耳细语,“因为司命的命谱里要倾尽天下的美人,但凡间没一个合格的,只好叫地界那边按照你姐姐的模子造了个肉身。”

“司命这么懒怠,回去我就告诉姐姐,把司命府给翻了。”

芜辛见两人在咬耳朵,习惯性地伸长脖子偷听,一桌子人就把那美人晾在旁边,还是樊篱世故些,便说,“逝儿,你先把酒放下吧,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诺。”那美人把酒放到樊篱和晅烈之间,十指柔夷如削葱根,便屈膝行礼,“各位贵人,奴叫惜逝,是樊公子府中的女婢。”

这声音洋洋盈耳,悠扬婉转,吴侬软语,谁听了都销魂。

“你长得像极了珞玥上神。”小彩也目光炯炯地看着惜逝。

“奴不知小贵人说的是何人。”那惜逝虽小彩还是个孩子模样,小彩本就长得可爱,又这么天真的表情,不由得哂笑,虽然没有姐姐“一笑繁花”的夸张功效,但这一笑,满庭华光都被盖下,闭月羞花并不为过,“但想来,奴与那人长得有几分相似。”

“何止是相似,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连不刷存在感的玄武都惊叹。

“樊公子,若无事,奴先告退了。”

“逝儿,等等。马上要入冬了,怎的穿这么单薄。”樊篱叫人取来披风,亲自给惜逝系上,惜逝盈盈笑意。

“谢公子。”最是那一抹低头的温柔。

看这暧昧的举动,我似乎猜到了些什么,先前晅烈与樊篱说的那些无厘头的话,在此时知晓了缘故,我轻叹,世间果无双全法,不负家国不负卿,司命的这一笔落得有些重,重得我喘不过气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