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落跑皇娘》落跑皇娘轩辕筱焉 男妃文 落跑皇娘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1-02-14 00:02:11

《落跑皇娘》落跑皇娘轩辕筱焉 男妃文 落跑皇娘同人志 连载中

《落跑皇娘》

来源: 作者:轩辕筱焉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瑶函,夏希伟

主角是瑶函,夏希伟的小说《落跑皇娘》此文是轩辕筱焉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里面那位病人抹完药之后是否有沐热水浴?”看大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里面那位病人抹完药之后是否有沐热水浴?”看大家迷惑不解,大夫问道。

“是啊。是啊。”菱儿答。

“这就对了。病人的体制有点特殊,无论用什么药都要小心才是。这个药本来抹在表面上,虽然没有药效但总不至于有害处,可是病人却用热水沐浴。这个药经过热水的刺激,通过蚊子叮咬的地方渗透到了体内,再加上蚊子当时的那一点毒性就变成了雪上加霜。于是,病人就中毒了。中毒之后毒性入血游走全身,而在热水里毒发的又特别的快,所以才在身体上露出水泡的表象。”大夫摇头晃脑的总算把瑶函的中毒问题解释清楚了。

“那她现在的昏睡是……”马喇还有不明白的地方。

“哦,这个啊。中毒是一部分,但是不严重。不过你们是长途跋涉而来吧?病人的身体本来就孱弱,这么热的天再加上旅途劳顿,好人也受不了啊。”大夫皱着眉头说。

“这一路上着实辛苦她了。”马喇痛心的说,“不过,我们还是要赶路的。这三天不走已经耽误了不少时辰。大夫可有药方让她不这么辛苦?”

“嗯,在下这有一种丸药,专为女人体虚孱弱而做,对病人也算对症。只是……”大夫说着,为难起来。

“只是如何?如果是为银子,大可不必如此。千百两银子我还拿的出。”马喇目光坚定的说。

“那道不是。您误会了。在下是说,在下手里的药只够一段时间服用,不过要是想改善病人的虚体,最好能连续服用一年以上。而这个药,配制及是不容易,在下便是交出药方也怕……”大夫说着摇了摇头。

“哦?那既然如此,药方我们不要,你只需制出药来我们带走便是。”

“那在下现在也制不出来啊!”

“上次能制得,这次为何制不得了?莫非是你哄骗于我?”马喇沉声喝道。

“不敢不敢,只是这个,药里缺一味药材,在下实在拿不出了。上次配制这个药还是一位知府大人为了他的夫人而制,这药材也是那位知府大人所出。在下现在手里这十丸药,乃是上次制药多出来的。本想留着多买几两银子,可是这个小地方往来之人要么没有相应的病症,要么就是出不起价钱,要么就是如病人所需一样,十丸药不起作用。”被马喇一吓大夫把实话都说出来了,原来他这手里的药是这么个来历。

“缺什么?说来我听听。”听到这,马喇淡淡的说道。

大夫一看自己说了这么多,而马喇的神态却似成竹在胸,再看他周身的富贵,随从的气势,还有,躺在床上的那位人间绝色,心里暗自激动。

“千年人参,在下还有半只,能制丸药五十颗。可人形的何首乌,在下却半钱都没有。这方药缺的就是那人形何首乌。”

“人形何首乌?”马喇听完吃了一惊。要说千年人参,额娘手里还真有两棵,拿来入药完全没有问题,可是人形何首乌?这种奇珍异药除了大内恐怕哪也没有。难道就这样放弃?想到瑶函像花瓣一般的脸颊因为体虚劳顿而慢慢的失去神采,最终暗沉枯萎。马喇心中骤然一紧。不,绝不!何首乌,人形何首乌!对了那位知府不就是有何首乌才入了药?慢慢寻访,四处查找,总会得到的。可是这个大夫一定要带走,不然找到人形何首乌没人能制又有什么用?

“这味药材还真是不容易得到。我会派人去找,一定能找到。不过……”马喇端起茶盏轻轻啜了一口没有继续说下去,却细细打量起手里的茶碗,好似千百年没有见过一样。

“先生贵姓?”马喇继续打量茶碗,食指轻轻的敲着碗壁。

“不敢劳烦相问,小姓夏,夏希伟。”不知怎么夏希伟忽然紧张起来。

“恩,夏大夫。你说等我找到这人形何首乌再来找你制药好不好?”马喇还是看似随意的敲了一下茶碗。“不过,我会不会找不到夏大夫了呢?”只听一声脆响,茶碗竟然破了一个洞。那个洞的位置就是刚才马喇食指敲击的地方。

“不会的,不会的。”夏希伟看着破了的茶碗冷汗瞬时爬满后背,张口已是语无伦次。

“嗯?”马喇把茶碗往桌上一顿,把手拿开,茶碗四分五裂茶水飞溅。

“不,不,不,不。”夏希伟一下跪在地上,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死亡离他如此之近,近到呼吸可闻。

“那你说,怎么办呢?”马喇接过四伯递过来的手帕擦着手说。

“在下,不不,小人,小人跟大爷走,大爷您什么时候找到人性何首乌,小人什么制药。保证一天都不耽误。”夏希伟眼中透着一种悲凉,他知道自己在制药之前也许不会死,但是却永远失去了自由。

“如此,有劳先生了。”马喇说着站起身来一稽。

“不敢,不敢。”夏希伟转身避过,伏在地上连连磕头。

“哎?夏先生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马喇不由分说把夏希伟亲手扶起来。“帮我照顾好她,在我找到人形何首乌之前,我不希望她再有什么不适了。先生若能用心相助,自然当得起这一礼。”说着还冲夏希伟笑了笑。

“是,是。一定。一定。”夏希伟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不希望再有什么不适”,若是她有个咳嗽喷嚏的,自己的小命就少了一半啊。姑NaiNai,您可千万千万啊……想到这夏希伟甚至想给躺在床上的瑶函磕几个响头好好拜拜。

“少爷,瑶函小姐没有大碍了。您看天色也晚了,您该休息了。”四伯躬身说到。

“恩。菱儿,用心着点。”马喇吩咐完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起来吧,你们也下去休息吧。”四伯让李福起身。

“是。劳您费心了。您也累了一天了,快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您先请。”王武笑的阳光灿烂的对四伯说。

“是。”李福依然不卑不亢神色平静。

四伯暗暗点头,走了出去。

“你小子!”纳哈过来锤了李福一下,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再用力一捏,看着李福波澜不惊的眼睛点了点头,也去睡觉了。

“走喽,睡觉喽。”王武揽着李福的肩膀,笑呵呵的退了出去。

夏希伟见大家都出去了,再也坚持不住,一下瘫在椅子上,抓起桌上的茶壶就往嘴里灌。水顺着嘴角把前大襟都弄湿了,灌了大半壶水夏希伟才抹了一把嘴把壶放下大声喘起粗气来。

“夏大夫,咱们去煎药吧。”菱儿看夏希伟神色慢慢的有些片平静了,收拾好桌上的茶碗碎片招呼他。

夏希伟看着菱儿手里托盘上的碎片,浑身又是一抖,声音嘶哑的说道。“走,吧。”

第二天中午,瑶函如约醒来。

“怎么又喝药啊?还没完了?”看着菱儿端来的药碗,瑶函又撅起嘴。

“快喝吧小姐。你看你后背的水泡都平了呢。”菱儿拿着蜜饯碗仔瑶函眼前晃了一下。

“痛苦死了。”瑶函皱着眉一口吞下,抓起一把话梅就塞进嘴里。

“砰砰”,有人敲门。

瑶函继续跟话梅做斗争当做没听见。

“小姐。”菱儿为难的看看瑶函又看看门。

“去吧,去吧!”瑶函吐出话梅核随手扔在地上。

“瑶函,好多了吧?还难受吗?”马喇进来站在床前温顺的像等待老师看作业的小学生。

“恩。我好了。谢谢你啊。”瑶函继续吐核。

“夏先生,请。”马喇掩饰住自己的失望,侧身叫夏希伟过来请脉。

瑶函醒来后菱儿向她叙述了那天晚上自己晕倒之后的一切,包括自己衣衫不整的被马喇抱出,包括自己中毒的始末,包括自己需要的药材,也包括马喇那一手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力金刚指”。“大力金刚指”这个名字在菱儿形容时瑶函瞬间想到的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中的一项。没想到这哥哥还是个少林弟子呢,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老衲已婚”,哈。瑶函明知道不可能,可还是在心里诽谤他。

夏希伟坐在床前的小凳上,示意瑶函伸手。瑶函看着面前这个三十多岁或者四十多岁的男人,(没办法,留了胡子的古代男人真是分不出年龄啊。现代男人的40和50,50和60大体上就没什么区别。谁说女人的年龄会撒谎,男人也会。)再想想他说的自己的那个“虚体,孱弱”,瑶函真想把他脑袋敲开看看里面有什么,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左脑是面粉,右脑是水,不动则罢,一动全是浆糊!就自己这吃的下睡的好,天天三个饱一个倒的健康生活状态,怎么也跟那“虚体”,“孱弱”一点都靠不上边儿。看着夏希伟把右手手指搭在自己的脉搏上,左手还风骚的捏着他自己的小胡子,连带着摇头晃脑的。瑶函坚定的认为,这老家伙是蒙事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