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老婆不上钩:冒牌贤妻》愿者上钩冒牌烤鱼 总受 老婆不上钩:冒牌贤妻现代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1-02-13 20:02:42

《老婆不上钩:冒牌贤妻》愿者上钩冒牌烤鱼 总受 老婆不上钩:冒牌贤妻现代言情小说 连载中

《老婆不上钩:冒牌贤妻》

来源: 作者:游紫怜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宫秋儿,栾

《老婆不上钩:冒牌贤妻》由网络作家游紫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宫秋儿,栾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急速下坠的感觉渐渐减慢,但包围着自己的白光仍然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急速下坠的感觉渐渐减慢,但包围着自己的白光仍然不能睁开双眼,宫秋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这道白光好像再保护着自己。

距离地面还有几米的时候白光消失不见,宫秋儿和自己紧握的皮箱,硬生生的落在地面上,便失去知觉。

“咚!”重物落地的声音,惊动了屋内难舍难分的两人。

两人紧张的看着屋外,这里,是府上把守最严密的院子,怎么可能有人来?只有像南宫栾功夫高深莫测的人才能进的了这个院子。

“栾,我去看看是谁。”林锦萱蒙上脸上的面纱,打开门,向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耳力极好的南宫栾听到院外的脚步声,快步跟在林锦萱身后。

“锦萱,有人来了!”

“栾,你先把她带到屋内,被那些人发现,她就没命了。你自己也先找个藏身之处。”

“嗯!”南宫栾拉着宫秋儿,迅速的隐入屋内。

杂乱的脚夫步声走进院内,身着红嫁衣的女人,站在门口。

“参见夫人。”

“你们不想活了是不是?竟然敢闯进本夫人的院子。”

“对不起,属下也是听到有奇怪的声音,所以进来保护夫人的安全。”

“保护?现在本夫人没事了,还不快滚!”

“是。”

院内恢复刚才的平静,红衣女人回到屋内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却依然抓住两个黑色箱子的女了,眼波流转,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仿佛下定决心。

“栾,我跟你走。”红衣女子站起身来。

“你终于同意了?”男子不至信的问,眼中充满惊喜。

“是,永不再分离。”红衣女人点点头,看着屋内被精心布置过后依然昏迷不醒的女子,轻声的说了声对不起,反正这里所有的人都没见过她的真正面目,她都是以轻纱遮面,那么,就让她自己撑握自己的命运吧。

夜色里,两抹身影穿过高高的围墙,渐渐消失在远处。

“爷,要不要?”两抹身影消失后,从围墙的另一端走出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着黑衣的男子说完后,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不用,南宫栾留着还有用,查一查那个从天而降的女人是什么来头。”温润的声音出自白衣男子口中。男子微微皱起眉,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今天唯一例外的就是那个从天而降的女人。

“是,爷,属下这就去查!”黑衣男子领命而去。淡淡的月光照在白衣男人的身上,使他白色的身影更加的清冷,微风吹过,衣角在空中飞舞,月光下,白衣之上竟然泛出点点金光,细看之下,衣服上用金丝织绣的图案如一朵一尘不染的雪莲花。男子的目光停留在院内新房中摇曳的烛光上,眉头舒展开来,眼神中散发着无比自信从容的光芒,仿佛一切都撑握在他手中。

白衣男子足尖轻点,飞身而起,身姿飘逸潇洒,如空中漫步的舞者,慢慢的消失黑夜的不远处。

“啊!”一个可以和雷声媲美的女声冲破古色古香的庭院,冲上云霄。

“夫人,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几个侍女打扮的女子,看着依然身着火红嫁衣的夫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昨天晚上听守卫们传说,这个夫人脾气不好,还是小心侍候才好。

“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宫秋儿看着屋内的几个女子,她们说的是流利的中文。难道自己已经到了中国大陆了?看看房间的摆设,再看看陌生的四周,和一脸惊恐的女孩子们,宫秋儿没有得到答案,这装修,和这些人的装扮,怎么也不像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倒像电视中经常看到的中国古代。

“夫人,您别吓奴婢啊!这里是你的新房啊。”

“夫人?新房?”宫秋儿脑中迅速的搜索,夫人是对中国古代已婚女子的称呼,而且新房好像是刚结婚住的房子吧?再看看这个四周喜庆的装扮,和自己一身火红的嫁衣,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难道,穿越了?

“我大脑小脑及所有的细胞都用上,也不能想像,我竟然穿越到古代!而且稀里糊涂成了亲!我宫秋儿这么些年白活了!”一身火红嫁衣的宫秋儿在房间不停的转来转去,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不是空难了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更可恶的是还嫁人了。

“夫人,您没事吧,要不要请大夫?”一个灵秀的侍女紧张的问,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新进门的正主。

“不用,我好的很。”宫秋儿没好气的坐下,这身红衣竟然这么刺眼。对了,她好像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新郎不见了。

“新郎呢?”宫秋儿没好气的问,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摆脱他。

“回夫人,不在庄内。”

“什么?不在庄内!那我怎么结的婚?”宫秋儿不可至信的大吼,真是气死她了。

“庄主他出去了,不在庄内,所以只有夫人一人行礼。”侍女恭敬的回答宫秋儿的问话,眼光扫向宫秋儿愤怒的脸色时,都惊恐的低下头。

“什么事情,竟然比终身大事还重要,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宫秋儿气愤的大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