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捉妖女警》女警皮肤哪个好 下克上 捉妖女警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1-02-06 05:01:51

《捉妖女警》女警皮肤哪个好 下克上 捉妖女警父子文 连载中

《捉妖女警》

来源: 作者:绿柚子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田蜜,哈雷

《捉妖女警》由网络作家绿柚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田蜜,哈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不错,虽然我是快满26岁的单身女青年了,但从未踏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错,虽然我是快满26岁的单身女青年了,但从未踏入过夜店。单凭这点苍白的人生阅历,我预感到今夜必将被极度震撼。

我们来到市体育馆附近,车子拐了几个弯,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只记得那个夜店的招牌霓虹闪烁,貌似写着什么“小兔”,名字很奇怪,我记不住。这个夜店的门是用大小、厚度不同的轮胎拼凑而成,门后挂了一条黑的一塌糊涂的遮光帘,天花板上竟然悬挂着一台哈雷摩托车,或许是别的摩托车,但在我的概念中只有似乎哈雷摩托才这么狂野。

我觉得自己好似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窖。

我六神无主地跟着田蜜进去。“地窖”的内饰更是诡异,昏暗的墙上订满了各种类似图腾的东西,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但我感觉到满满的恐怖、颓废、孤独和绝望的情绪,就好像能感受到夜店的主人内心的挣扎,痛苦,邪恶,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文艺。

闪烁又恐慌的霓虹灯光下舞动着数不清的大腿和屁股。我觉得音响师肯定把音乐开到了最大,里面充斥着高分贝的音乐,灯光晃来晃去,耳朵和眼睛都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我并不反感那些扭动的身躯,他们只是和我不一样,在这个焦虑的国度,他们只是比我更需要安慰。

必须承认,对我而言,这太脱离日常生活了。当然,也非常的不自在,不舒服,特别是被许许多多热辣辣的眼睛望着。

终于穿过了晃动着灯光和大腿的中心区,我们坐在吧台的角落。我听不见田蜜在说什么,但能感觉到她是想让我仔细观察。

田蜜女士正在和别人勾肩搭背的说着什么,我也只能无聊的观察。

但我觉得似乎今天这里的一些都不太对,离我不远处的一个女孩----画着浓妆的女孩,在她朝我投来目光的一刹那,我突然看到她美丽的脸庞瞬间扭曲,烈焰红唇突然变成长长的喙,像极了一只金刚鹦鹉。我用力的眨了下眼睛,“金刚鹦鹉”了,仍旧是那张画的看不清原貌的脸,好像从来就不曾有过变化。

我旁边坐着一位独自喝酒的男人,看上去非常沮丧。我偷偷又瞄了一下,不小心撞上他的眼神,他那帅气而又忧郁的脸突然生出黄色的毛发,一丝不苟的发型上陡然多出一双三角形的耳朵,看上去就像一只狐狸!!!

问题就在于,不能眨眼!眨眼间,再看时,他依然是独坐的,忧桑的帅哥。

清洁阿姨似乎还不习惯了这里的喧闹,这一切好像都让她不安,她慌张但熟练地收拾着烟蒂。当她走过我的身边,抬头看我的那一刻,我确信自己看到了一张老鼠的脸庞。清洁阿姨似乎很震惊,似乎觉察到我发现了她的变化,一溜烟地不见了。

我倒吸一口气,不知道应该把眼神放在哪里。我后悔跟着田蜜进来这里,一切都太诡异。是否受了我妈妈之前话语的影响,我的脑子开始泛起迷糊呢?这应该只是我的幻觉吧!肯定是这样,毕竟,我之前从没有来过这么疯狂的地方。

对,稳定一下情绪,我还是看看墙上挂的是什么吧。

显然,我错了!墙上的挂饰并不具备心灵鸡汤的功能。隐隐绰绰的灯光下,貌似都是一些抽象画:带血的蝙蝠、枯萎的玫瑰、阴深深的孤堡、张牙舞爪的乌鸦、邋遢的十字架和瞪大眼睛的黑猫。

谢天谢地,田蜜女士貌似和那个壮硕的男人交涉完毕了。她给我一个眼色,我们一起往“地窖”更黑暗的角落走去我迫不及待的想和她分享一下刚才的“幻觉”。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才让人惊掉了下巴。

田蜜拉着我穿过了“地窖”的墙体!!!!!

我确信自己没有茅山道士的法术,但,我确信自己穿墙而过。

其实,直到很久以后,他们才告诉我这个可笑的玄机。

墙的后面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是一个略显破落的会客厅,里面有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人,广额鹰鼻,长相不坏,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看见我们进来,他似乎将思绪从很遥远的地方拉了回来。

“她就是田小小?看着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确定她准备好了吗?”苍白男面无表情地发问。

“小小,外面那些人,你看出什么不寻常了吗?”田蜜转过头问我。

终于有人想和我谈谈这个问题了,但是我不太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关键是,我相信,那可能只是这种诡异空间下的幻觉,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我不知道田蜜指的具体是什么,于是,故意说:“是有些不寻常,这家夜店的装修也太诡异了,让人感觉非常的压抑。”

“小小,除了装修,你就没有看出别的?你旁边孤独的狐狸男,跳舞的美丽金刚鹦鹉,打扫卫生的老鼠阿姨,这些,你都没有看见?”田蜜有些不相信的问我。

田蜜怎么知道我的这些“幻觉”?难道这些根本就不是什么“幻觉”?难道我刚才看见的这些东西是真实发生的?我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我觉得自己突然从一个相对安全的世界掉进了未知的黑洞,如果我看到的是真的,那这些要怎么解释呢?他们到底是什么呢?

“你刚才说的那些,我隐隐约约看到一点,不过一晃眼就恢复正常了,应该只是我的幻觉。”我极力想维护自己的世界观。

“哦,你应该相信自己。小小,被幻觉欺骗的是我们普通人,你刚才那一刹那看到的才是真相。”太白低声说道。

“看来你不是没有看到,只是还不愿意相信而已。小小,你对这些存在疑问很正常,但一定要记住:相信我对你说的一切,我们不是疯子。”

田蜜的每个字都直戳我心!虽然我不太愿意相信这一切,可我不能对亲眼见到的事情置之不理,而且,我想去相信自己的妈妈!无论接受的过程有多么艰难,我决定试着去相信。

“最近局势变化很快,原本打算让她自己慢慢适应,可那边情况变化太快,我们没有时间了。而且,我今晚就必须离开,小小接下来的事情可能要你多帮忙。”田蜜面色凝重地对太白说。

我心里莫名的紧张,虽然句句听的真切,但我真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的语气让人感觉很紧迫。

苍白男突然转后身来和我握手,说了一句,“他们都叫我‘太白’,以后案子遇到数据和计算机的问题,你可以随时找我,不过不要到这里来,到这里实在是太招摇,这是我的名片。”

我接过名片,好奇地瞄了一眼:深沙市凤凰区图书馆数据分析师——冯瑞。竟然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隐藏的够深!

“你可以叫我‘太后’,如果需要打听小道消息,就找我,同样,也别来这里。”黑暗的角落里突然走出一个性感的女人。

“太后?好自信的名字,”我笑了笑。

但话音刚落我就后悔了,看清楚她的五官,我立马明白了这个外号是多损!而她也大方地指着自己的嘴巴,是的,嘴唇“太厚”。不过显然是那种非常性感的厚度。可能是因为她的性感和坦然,我对初次见面的‘太后’有很大的好感。

“你以后去太白单位附近的那个健身馆找我,我有学名——席杜鹃。”说完她莞尔一笑。

“我加你们微信吧。”做了好几年的机关办公室工作,我知道拖延没好报,该记下的重要信息最好当即完成。而且,我顺便搞到了田蜜的号码和微信。

“有事不要在电话和网络上讲!”太白用锐利的眼神看着我说。

“为什么?”我故意问,马上要被他们的神秘感逼疯了。

“慢慢你就明白了,再说了,心理学表明,只说结果不说原因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去!这话倒不错,我确实记住了他的警告。但后来的事情表明,我至少可以用它们来传暗号啊。

“这次安排在这里碰面,也是情非得已啊。”田蜜摊开手掌,表示无可奈何。

“小小还不到年龄,在外面她看不出来,只有在这边冲击一下感官,才能让她在短时间内相信我们做的事情。深沙这边的形势很紧迫,小小必须尽快加入我们,不然大家都有危险”。田蜜突然怜爱地看着我说。“这个夜店也有我们的人,我约在这里是让他认识一下你们,不过他的情况特殊,就不出来和你们见面了。记住,以后,如果有生命危险时,可以来这里寻求帮助,你们就说找二老板,他自然会帮你们。”

我看着田蜜,觉得她背后有太多的秘密,无论如何,她这些年都承受了很多。而且,关于今天晚上的所见所闻,虽然过程有点艰难,但我希望可以相信田蜜。我宁愿相信是这个世界疯了,而不是自己的妈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