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破之天下为戏》月破之天下为戏讲什么 年上攻 月破之天下为戏㚻

更新时间:2021-01-23 10:02:39

《月破之天下为戏》月破之天下为戏讲什么 年上攻 月破之天下为戏㚻 连载中

《月破之天下为戏》

来源: 作者:安若茶沫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姬昭容,桑苑

完结小说《月破之天下为戏》是安若茶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姬昭容,桑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沐着昏黄金红的夕色,他姿态优雅,神情从容,不像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着昏黄金红的夕色,他姿态优雅,神情从容,不像一个帝王,却像一个幻象,像一个太美丽不该出现在世间的幻象。

然而,最让她惊讶的,却是他的气韵。

虽然站在众人之中,眼见的所有一切都是属于他的,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

但是,这个年少的帝王却像是孤身一人,身周的气息寒气凛冽。

他的姿态虽然优雅,却隐隐显露出孤绝冰冷的黑暗气息,墨色的眼眸犹如无底的深渊,深沉绝望的黑洞。

他的神情高雅从容,纯粹贵族化的神情,然而却正是因为着高雅从容,让人看不清他真实的神色。

就算是这样喧闹喜庆的时刻,他也只是淡淡的笑着,从姬伯兮的手里接过她的手。

少年手上的温度偏低,碰到她的手时,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却被他握紧了手。

姬伯兮在一旁说些什么帝妃和睦之类的吉祥话,旁边的人们都符合着。

他却莫名一笑,淡淡的说:“伯公可是担心朕今后会不会好好对待姬昭容?安公唯一的骨肉,朕自然会视为珍宝。”

姬伯兮无言,所有人都无言。

少年帝王携着他的新妃子,转身往幽明昏暗的宫内走去,两人的裙裾旖ni拖曳在身后,玄黑与银红,落着杏花花瓣,诡异却异常的和谐。

她随着他一路走去,停在一处华丽而精美的宫殿前,雅致的庭院里有美丽清幽的蔷薇花架,蔷薇花香弥漫在蔼蔼夜色中。

他对她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不会再有其它人居住。这是我母亲居住过的宫殿,是她至死都念念不忘的宫殿。”

她谢恩,走进这个陌生却华美的所在。

然后,少年帝王大袖飘逸若行云,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坐在大殿里。

就这样开始了她在宫中的生活。

Chun日时,东朝贵女向来有赏Chun设宴的风尚,皇宫内苑也不例外。

陌桑苑是皇宫里最东边的一个花园,因为花开花落总赖东君主的传说,历来是设赏Chun宴的好去处。

苑中有水,不甚广阔的小河蜿蜒而来,旖ni而出,清澈而深渊,沿河是荫荫碧柳,青草满地,河岸附近并不见多少颜色艳丽的花朵,只有数种淡雅的或素白或嫩黄的花蕊迎风而立,精巧秀丽的亭阁在假山奇石之中时而可见。

就着柔软茂密的青草,临河铺了数十条厚厚的布帏,上面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小巧精致的酒壶小菜之类。

每隔着几步之远,便有小太监和小宫女侍立在侧,附近的亭阁里也是如此,随便来赏Chun的宫妃女眷取自己中意之处落座取食。

姬指月来到陌桑苑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满苑娇声软语,乌黑的长发,鲜艳的红唇,纤细的腰枝和华丽的衣裙。

来赏Chun的几乎都是这次新入宫的世家贵女们,十几岁花一样的年纪,最不缺少的就是美丽的容貌和无忧的笑颜。

她刚一走进来,便有小太监殷勤的小跑上来请安,向满苑的主子们通报:“姬昭容到……”

声音还没完全落下,就有几个少女跑过来和姬指月见礼,称赞她的衣裙妆容漂亮,叽叽喳喳的,马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喧哗圈子。

后宫的生活远比想象中的安宁祥和,若不是旁人对她称呼的变化,姬指月有时几乎以为,自己还是未出阁的姬家三小姐,依然住在那种满杏树的院子里。

出阁前各家贵女间的交往,变成了入宫后宫妃们之间的往来;伺候她的人,见着最多的依然是她带进宫来的殿Chun,半夏,清秋,慕冬四个人;饮食妆容也和在姬家时没有大区别。甚至,她的二婶袁夫人也像以前一样,时常来看望她,府内做了新鲜的吃食,也会想着送来让她品尝。

最大的区别,也就是再也听不到小丫头们偷偷在窗底下,议论姬家的几位公子今天做了些什么,穿了什么衣服吧。

入宫已将近半个月,在她入宫后的第七天,其它被选中的世家贵女们一齐入了宫。

这是少年皇帝尔容的意思,说是为了表示对已故镇国公姬安兮的尊重,因为在他还是太子的时候,曾经拜在姬安公工公的门下,是他最得意的一个弟子。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姬指月并没有马上成为尔容的宠妃。

少年皇帝只是在她入宫的那天,亲自到重阳门,从她二叔的手里将她接进宫来,然后将她安置在早已准备好的华美宫殿里,给了她一个尊崇的称号,此后就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

对于这样的局面,姬指月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虽然半个月没有见到皇帝,但是她依然记得那天在重阳门前,玄色大袖长衣的少年皇帝,神情从容优雅,对她说话轻声细语,就连从叔父手中接过她的手,也是柔软而温润的。

但是,隔着垂挂在眼前的珠串,她却觉得,这个仅仅还是一个少年的皇帝,像冰做的一样冷,浑身携带着莫名浓烈的黑暗之气。

哪怕从他的神色到声音,再到实际的体温,都给人如沐Chun风一般的闲适清凉感觉。

尔容不仅不出现在她面前,也显少出现在其它刚进宫的妃子面前,少女们没有争宠的对象,相处起来意外的非常融洽。

本来,未出阁时,大家都是金陵城里的贵女,闺阁千金们也不乏诗会赏花对月之举,入宫的大多数人,原先就是认识的,不管个人心思如何,至少现在,表面上是一片融融之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