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霸宠:废物太子有喜了》废物太子有喜了免费 君臣文 邪王霸宠:废物太子有喜了MB

更新时间:2020-06-02 00:08:05

《邪王霸宠:废物太子有喜了》废物太子有喜了免费 君臣文 邪王霸宠:废物太子有喜了MB 已完结

《邪王霸宠:废物太子有喜了》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璃玥殿下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祁凰,祁麟誉

《邪王霸宠:废物太子有喜了》是璃玥殿下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王霸宠:废物太子有喜了》精彩章节节选: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整个天际一望无际的灰暗,看不到一丝光亮。 山野之中,祁凰冒着大雨疾驰,身形快速飞掠,然而腹部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整个天际一望无际的灰暗,看不到一丝光亮。

山野之中,祁凰冒着大雨疾驰,身形快速飞掠,然而腹部的伤势,血液随着她的走动,喷洒而出,染红了一路的青葱绿草,但她不能停下,也不敢停下。

身后的追兵紧至,领头的人是她曾经最敬爱的父亲和她最挚爱的男人,他们带领着一大批黑衣人紧追着她不放,势必要杀了她,以绝后患。

祁凰内心有太多的酸楚,纵然她平素是个冷心冷情的女子,似是对什么都不在乎,可事实上,她心底有太多太多的在乎,大雨中,她分不清眼角是自己的泪水还是雨水,只是心已然痛到麻木。

前方末路,逃无可逃,一眼看下去,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崖底下迷雾迭起,祁凰无奈停下脚步,心中已然做出了抉择。

她站在崖前,不到半分钟,追兵便赶到了。

“祁凰,本家主已经说过了,你不可能逃掉,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本家主尚可看在父女血缘关系上,留你一个全尸!”名为父亲的男人道貌岸然的说道。

他看祁凰的眼神划过一道忌惮,并无一丝不忍,似乎在他面前的女子并不是他的血脉至亲,而是仇人。

祁凰似是听到什么可笑的话,大笑出声,笑着笑着眼角一滴泪滑落,她却不自知,“父女血缘关系吗?当真笑话,祁麟誉你说这种话,不觉得讽刺吗?你见过天底下有哪个父亲追杀自己女儿的吗?祁麟誉,你算哪门子的父亲?”

她转过身,目光冷如冰霜的直视着祁麟誉,似乎直到今日才真正认清眼前所谓的父亲,嘴脸到底是有多么恶心。

祁麟誉面色一僵,眼底划过一道阴鸷,“怪只怪你太优秀,若你无能废物些,本家主还能容你,可惜,你的存在注定会夺走晨儿的一切,本家主岂能容你!”

他口中的晨儿,便是祁凰一母同胞的亲生弟弟祁晨。

“哈哈哈...”祁凰狂笑出声,笑着笑着,笑声渐小,心却是完全冷了下来,“所以祁晨也知道今日你的所为,那么那个名为母亲的人呢?她是否也知道呢?”

她从不知道,她一心疼宠着护着的弟弟,竟会想要她的命。

但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的呢?

“自然是知道的!”祁麟誉并不瞒她,反正在他眼中,祁凰已是必死之人,“说来要杀你,彻底解决你的人还是你的母亲呢!”

一口鲜血涌上喉头,祁凰面色惨白压抑着,并不让它喷洒出来,不愿再让这些人看到她更多的狼狈。

她的视线转移到那个她一直信任挚爱的男人,慕容琉身上,轻声道:“那么你呢?慕容琉你又是为了什么要杀我?”

她的父亲母亲弟弟为了权势要杀她,那么慕容琉是为了什么?难道往日的他的好他的维护在乎,都是假的吗?

慕容琉眼底划过一道不忍,却还是开口道:“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琳儿,对你不过是逢场作戏骗得你的信任,以便日后除掉你。”

从一开始,他的爱便是以利用欺骗,从未有半分不忍,到了今日又怎滴生出一丝不忍呢?

“呵呵,原来还有一个祁琳啊!”她捧在手心的妹妹,原来也想要她死呢!

她祁凰是活得有多么失败?一家子的血脉至亲为了权势都要杀她,便是她挚爱信任的男人对她也从无半分爱意,有的只是利用背叛。

此刻的祁凰看起来有多平静,内心就有多汹涌,她只怪自己太在乎至亲,太信任他们,从一开始展现出自己强大的天赋以及修为,原是为了震慑其他家族,以便保护他们,保护家族,如今却成为唯一的弃子,多么可笑?

身处隐世武修世家,有太多的硝烟争斗,她算到了开头,却没有算到结尾。

“祁麟誉,你怪我优秀?可你曾知道我因何优秀?从小到大我都知道,你和母亲并不喜欢我,我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优秀,我以为这样你们就会喜欢我了,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得来的,不喜欢的永远都不会喜欢,于你们而言我只是挡路石,我只是不懂同样是你们的儿女,你们怎么就那么厚此薄彼呢?”祁凰声线平静的问出心中的疑惑,她是真的不懂为何!

祁麟誉被她质问得几乎哑口无言,面上有些许羞愧,但终究被他狠心压下去,“祁凰,不管你再多说些什么,今日你都是要死的!”

“在你眼里,我祁凰便是那么容易认命之人吗?”祁凰眼底划过一道嘲讽,“你想要我死,你们都想要我死,但你们或许不知道,所有想要我死的,我都会让他们死在我的前头!”

“凰儿,你想要做什么...”慕容琉一看祁凰的眼神,便知道她或是想要鱼死网破了,心颤了心,他终究是畏惧祁凰的!

“闭嘴,凰儿不是你可以叫唤的!”祁凰眼底染上怒意,怒斥道,慕容琉唤她小名,简直是对她的侮辱,“祁家现在或许已经血流成河了,慕容家的情况估摸着也差不多,你们以为我真那么蠢,会任由着你们算计,任由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吗?”

她声线透着一股快意,但心底还是觉得自己蠢,很早之前就得到下属冥夜的暗报,却还是选择去赌那一点可悲的亲情爱情。

倘若他们能够对她有一丝仁慈,她也不必做得那么狠绝。

“你...你怎么会...怎么能...!”祁麟誉这一刻才感觉到祁凰的可怕之处,过去一直听别人说祁凰多么可怕多么厉害,他一直不以为然,只是对她的天赋有所忌惮,但是这一刻,祁麟誉真正感到恐慌害怕。

慕容琉面色惨白,比之祁麟誉他更懂祁凰,她既然这么说,想必现在的祁家和慕容家已然成血流成河了。

“知道我为什么会引你们追到这里来吗?因为我要和你们同归于尽啊!”祁凰似乎很享受他们的恐惧害怕,更残忍的揭开她进一步的算计,“弑父弑母弑杀弟妹,灭杀整个家族,我怕世人戳我的脊梁骨呢,所以跟你们同归于尽,是我给自己的结局。”

她怕的从不是别人的言论,而是她嫌弃自己身上祁家的血,她厌恶祁麟誉夫妇的血液留在她的身上,唯有死亡,才能洗刷掉。

从前有多么在乎,现在就有多么厌恶!

结界起,强大的能量在结界中暴起,整座山崖都震了震,血色烟雾起,地面上残留一地尸骸,无一个活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