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至尊女仙》至尊女仙帝 镭元素 cj 至尊女仙完整版未删节

更新时间:2020-03-13 20:03:29

《至尊女仙》至尊女仙帝 镭元素 cj 至尊女仙完整版未删节 连载中

《至尊女仙》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幕无戈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修为,舒夜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幕无戈原创的仙侠奇缘小说《至尊女仙》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修为,舒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粉嫩嫩新书,推荐啊!收藏吧!O(∩_∩)O***** 秦湮被舒夜像提着一只小鸡一样地拧到行刑场的边缘,舒夜一把将秦湮扔在地上,不带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粉嫩嫩新书,推荐啊!收藏吧!O(∩_∩)O*****

秦湮被舒夜像提着一只小鸡一样地拧到行刑场的边缘,舒夜一把将秦湮扔在地上,不带一丝感情的冷冷道:“小杂种,给我好好看着。”说罢便走到早已设好的观台上,淡淡道:“行刑。”声音这么的平静,就好像那个即将被处死的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已。

秦湮愤恨地遥遥瞪了他一眼,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然而眼泪啊,如同开了闸的洪水瞬间倾泻。

“你不能哭!你绝对不能哭!”秦湮在心底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抬起袖子擦干泪水,不过因为从来没有过一件干净的衣服,脸上很快变花了。

努力撑起笑容,然而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她,秦湮,魔族长公主舒秋颜和浮雪城的武师秦午阳的女儿,此刻被母亲的哥哥像驱赶犯人一样赶到这个行刑场的中央,她的母亲被绑在一根巨大的铜柱上,铜柱下已经堆了大批树枝干柴。

她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娘亲不过是爱上一个本不该爱的人,然后生下了她而已,可是她的舅舅,娘亲的亲哥哥,竟然要烧死她挚爱的娘亲么?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她亲眼看着这一幕?

秦湮遥遥望向坐在看台上木无表情的舅舅舒夜,心里的不甘和愤怒几如烈火一般焚烧着每一寸肌肤,渐渐深入到灵魂,沉重的气息令秦湮几乎无法呼吸。

童年里的这一幕深深烙印在秦湮的心里,不过秦湮选择将这段不堪其辱的岁月深埋在心底,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她知道,在这个实力至上,强者独尊的时代,弱者的倾诉只能换来廉价的同情和强者的轻蔑,与其向他人寻求安慰和帮助,不如自己多花些时间潜心修炼,让自己也成为一方的强者。

*****

这里是浮雪城,父亲的故乡,浮雪城处在莽莽山林的半腰,因为城中遍布白石,石头触感圆润,颜色细腻,远远望去,犹如白雪皑皑,缥缈虚幻地不似人间,犹如九天之上的飞雪,独立于人世之外,故此得名。

在那场大火里,母亲的容颜毁了一半,不过在秦湮的心中,娘亲仍然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若不是父亲拼死相救,娘亲早已经丧命了,看来娘亲到底是没有爱错人啊。

那一次父亲将平生所学发挥到了极致,幸而又有仙术高强的好友暗中协助,这才带着秦湮和她的娘亲死里逃生,然而那一战,也让父亲受了这辈子也无法治愈的伤,此生也只能做一个小小的武师。

当靠在父亲背上,坐在巨大的鲲鹏之上,身边的流云飞速倒退的时候,年幼的秦湮默默将头转向魔族王城所在的方向,长风如刀,冷冷地割在脸颊上,然而秦湮并不觉得疼痛,胸中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信念:他日,定当攻破魔族的每一寸土地,将那片土地埋葬在血与火里,将她所受的屈辱悉数奉还!

夜半醒来,十二岁的秦湮汲着拖鞋走到窗前,推窗远眺,只见皎洁的月光如水银泄地,将一片莽苍苍的山林濯洗得清清爽爽,如云般簇拥着的白石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华里,恍如仙境,令观者不禁心旷神怡,全身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周遭非常安静,因此睡在隔屋的父母之间的对话,秦湮听得清清楚楚。

“咱们的湮儿都这么大了,还是给她找个好的学堂修炼吧。”是父亲的声音。

“唉,我也不是不同意,只是我们的女儿是混血,按理说,混血的女孩最好是按照娘家人这一边的套路进行修炼,可是……”母亲忧心忡忡,双手不自觉地搅弄起头发,这是娘亲每逢紧张的时候就会流露出的小动作。

“不过像现在这样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父亲握住娘亲的手,将因为紧张而蜷缩起来的手指一一扳直,继续说道:“你看那些跟咱们家湮儿一块长大的孩子,慕容晔、铁风翼,尤其是白墨辰那个孩子,如今已经达到七离境四五层的境界了吧,真是了不起!”

“白墨辰家里是卖丹药和兵器的吧?据说他们家有不少有助于修炼的丹药。”娘亲问道。

父亲闻言神色明显地暗了一下,“唉,可惜我们家没什么钱,不然我们家湮儿也不必完全靠后天的努力这么辛苦地修炼了。”

看到自己的丈夫忽然如此的神色,娘亲立刻安慰:“嗑,药也只能在前期对修仙者有一定的帮助,到了后期还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修炼,更何况以我们家那丫头的个性,你就是把一堆丹药放到她面前,她估计连瞧都懒得瞧上一眼,非要靠自己进步不可。”

听到母亲如此说,秦湮嘴角温柔地弯起弧度,果然知我者莫过于娘亲啊。

“湮儿那丫头确实骄傲得很,没法进学堂就自己领悟,若不是因为血统不纯的原因,如今必定已有大成啊。”父亲欣慰地说道:“哎,我还是拉着我这张老脸去求求我那位老朋友吧。”

“去求他?上次已经让他为了我们的事情担了很大的风险了,这一次……湮儿的性子就是遗传的你,你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娘亲很是舍不得。

“为了孩子嘛,我这点脸面算得了什么。修炼是越早越好,如今已经实在是耽误不得了啊。”父亲毫不迟疑地道。

“对了,我前些日子跟那些炼丹师一块上苍山去采药,偶然得了一株七明芝,明天刚好是湮儿的生日,就算给她的一个惊喜吧。”娘亲忽然一脸幸福的表情,好像已经看到自己的女儿在看到这份珍贵的礼物后,那开心的表情一般。

“什么?你居然上苍山去采药?你这个身体!唉。”父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把揽过娘亲,半是生气半是心疼的轻轻拍了拍。

娘亲原本修为甚高,可是在舅舅得知她和浮雪城的一个普通武师之间的情愫后,舅舅便日日以酷刑伺候,那不是普通的酷刑,是专门针对修仙之人采用的残忍法术,被施术之人身体会很快衰竭,久而久之,便会渐渐失去毕生辛苦得来的修为,变得与常人无异。

年幼的秦湮常常被关在紧挨着娘亲屋子的黑房子里,日日夜夜听着隔壁娘亲法力被夺去的痛苦之声,只有她明白,娘亲曾经受过怎样的苦;也只有她才明白,娘亲为了所爱之人付出了多少。

可是法力几乎丧失已尽的娘亲居然上到苍山上去采药,只是为了自己的修为能够更进一步而已,只是为了这个原因而已。

娘亲,你知道么,每每见到你同那些平庸的妇人一起讨论着今天的天气怎样怎样,商铺里的物价如何如何,都会刺痛我的眼睛,娘亲,这本不该是你应有的生活啊,从初来到此的谨慎小心到后来渐渐改变自我,融入到当地的风俗民化之中,没有任何娘家人可以倚靠,当那些修仙女子当中的高手向你投来轻蔑的目光的时候,娘亲,你知道我有多难过么?

在这片大陆上,所谓的千古爱情只能招来世人的不屑,流传千古的大多是那些一战成名的将军或者羽化登仙而去的得道者。

浮雪城中的人若是提到父亲,大多是一副惋惜并且替他不值的神态。

倚窗独立的秦湮心中不由一片酸涩,握紧了拳头狠狠打向窗棂,只恨自己还太小,修为还不够,只是这种混血的身份确实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极大的阻碍,一想到此,秦湮不由茫然地望向了远方,窗外,月光下,远山巅此刻水墨画似的融化,一派清明悠远的意境。

只是自己心中却是清明不起来,暗暗握紧了双手,茫茫前路,到底该怎样走下去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