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遥寄相思》遥寄相思的意思 大叔受 长遥寄相思蕾丝

更新时间:2020-02-14 12:06:20

《长遥寄相思》遥寄相思的意思 大叔受 长遥寄相思蕾丝 连载中

《长遥寄相思》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忘川洛书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聂长瑶,江皓风

《长遥寄相思》由网络作家忘川洛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聂长瑶,江皓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江皓风被聂长瑶带着去了御书房。聂城看着他,点点头,说:“殿下远道而来想必已经累了,傍晚朕会安排宴会为殿下接风洗尘。接下来就让阿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皓风被聂长瑶带着去了御书房。聂城看着他,点点头,说:“殿下远道而来想必已经累了,傍晚朕会安排宴会为殿下接风洗尘。接下来就让阿瑶领着殿下在皇宫里逛一逛,还请殿下不要嫌弃。”

“陛下客气。”江皓风说完之后转向聂长瑶,行礼道:“有劳小殿下了。”

聂长瑶朝他眨眼,随后对聂城道:“那父皇,儿臣就退下了。”见聂城点头应允,聂长瑶和江皓风二人便去了御花园。

逛了一会,两人在凉亭里歇脚。江皓风叹道:“都说西楚风景之秀丽乃天下一绝,我本是不信的,今日却是长了见识。”

聂长瑶笑着说:“这才哪到哪,你还没去过鹤鸣山呢,那儿的风景才好看呢,我在那的六年里,最喜欢的事就是去山顶看日出日落,还有在山里采野果子。”

“那兄长喜欢这些吗?”江皓风问。

聂长瑶想起江皓屿,不由得撇嘴,说:“师兄才不喜欢这些东西呢,他只喜欢去山下找那些小娘子玩儿。”

“噗嗤。”江皓风闻言笑了,道:“兄长倒是和没出宫之前一样。”

“四师兄出宫之前是什么样子啊?”聂长瑶托腮看他,问。

江皓风想了想,说:“我和兄长都是母后所出,而父皇的后宫只有母后一位女子,是以从小到大我和兄长关系极好。”

“兄长从小就对那些时策兵书什么的不感兴趣,于是总偷溜出去玩,但是每次都会被抓回来。然后他每次都会说是我想吃外面的东西他才出去的,为了不让他受罚,我也只能应了下来。”

“看来师兄还想当个闲散王爷?真是志向远大。”聂长瑶点评道。

江皓风轻笑:“是啊,每次我们俩闲聊的时候,兄长总是会说他对江山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找个喜欢的姑娘度过一生。”

说到这儿,江皓风的笑里掺杂了些苦涩,道:“可因为父皇不肯纳妃,朝臣早就诸多怨言。母后身后又没有强大的势力帮她,北燕的朝廷,早就不是我江家一家说了算了。”

“直到十年前,兄长趁夜准备跑出宫被我抓住,他头一次有了当兄长的样子,告诉我要好好孝敬父皇母后,还说他要出去拜师,学成回来保护我。那年兄长十四,我十二。”

“兄长跑出去之后,父皇头一次发了火,然后把我关在屋子里三天,最后还是母后求情,父皇才把我放出来。出来的那天晚上,父皇跟我说了很多事情,第二天父皇就下旨立我为太子,从那天之后我就开始监国,帮父皇分担压力。”

“兄长走的那几年时常会寄信来,一封给父皇母后,一封给我。给他们的那封就是报平安,以及今日又学了什么,给我的基本上都是他在山下又认识了哪些姑娘,还说他们没一个能让他动心了,最后又长吁短叹,说他好歹也是个皇亲国戚,长的也是玉树临风仪表堂堂,怎么就没人看得上他呢。”

“后来他的书信里又多了个人,就是小殿下你。说你今天又害他挨罚了,又害他挨揍了,我都能想象到兄长写信时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不过我也能感受到,兄长是十分喜欢你的,至于是什么样的喜欢,我就不知道了。”

聂长瑶看着他,无奈道:“这话就不对了,四师兄每次看到我的时候,那眼神都恨不得吃了我呢,我可看不出来他哪里喜欢我喜欢的紧。”

江皓风笑了:“小殿下此言差矣,那时候你才几岁,皇兄已经十六七岁了,如果他没走,这个年龄都能纳妃了。”

听到江皓风说纳妃,聂长瑶又苦了脸。想到昨天自家母后说父皇已经在给她挑选夫婿,聂长瑶只觉得自己一个头比两个大。

感受到聂长瑶的突然低沉,江皓风好奇的问:“小殿下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聂长瑶小声嘟囔:“我今年十五了,父皇说要把我嫁出去,省着我一天到晚往外跑。”

“.....”江皓风突然词穷,只能说:“陛下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聂长瑶冷哼,“他就是怕我跟他抢母后,我回来之后每天都要跟母后一起睡,他吃醋了!”

江皓风哑然失笑:“小殿下倒是幽默的很。”

聂长瑶深深地看他一眼,说:“你跟四师兄虽然是兄弟,倒是一点都不一样。四师兄从来都不会端着架子跟我说话的。”

江皓风眼神一暗,刚要说话,聂长瑶直视他的眼睛,说:“我还是那句话,西楚皇宫是我的地盘,谁敢欺负你就是欺负我,我一定把他揍成猪头。我把你当朋友,希望你也是。”

“在我这里,你也不是什么北燕太子,不是什么质子,你就是江皓风,我聂长瑶的朋友。你以前跟四师兄是什么样子,你跟我就什么样子,不用装的那么深沉,很累的。”

江皓风看着眼前少女,轻笑:“好。”

傍晚,聂城为江皓风准备了接风宴,同时也邀请了顾云泽等人,只不过这回来的除了顾云泽,还有顾云深。也就是说,两个人是一起来的。

聂长瑶看到顾云深,突然就不受控制的想起了那天自己偷听到的谈话,于是眼神躲闪不去看他,偏偏顾云深朝她这边走了过来,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她的旁边。

顾云深见聂长瑶情绪不对,微微皱眉,问:“你怎么了?”

聂长瑶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随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顾云深见她如此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总觉得聂长瑶今天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他正要问的时候,聂城到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聂城抬手,示意众人落座。他向下扫视一圈,见顾云深又坐到了聂长瑶身边,眼神立刻变得凌厉了起来,但一想到东周诸人过段时间就走了,就没有出声,由他去了。他看向江皓风,笑问:“殿下今日在皇宫中逛的如何?”

江皓风起身行礼,道:“臣很开心,多谢陛下关心。”

聂城点头,笑道:“殿下不必拘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便好。”

“谢陛下。”江皓风又行了一礼,聂城又朝他点了点头,他便坐下了。

江皓风坐下之后,聂城宣布开席,于是席间立刻热闹了起来。顾云深偏头,问聂长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聂长瑶拿着点心的手微微一顿,随后恢复了正常,道:“没有啊,阿深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顾云深直视她,说:“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聂长瑶叹气,说:“我今年十五了,父皇最近在给我挑选夫婿。”

“呵。”顾云深竟是笑了,说:“我早该明白的,一个娼妓之子,凭什么能娶到西楚皇帝的掌上明珠呢。”

聂长瑶见他如此,自己也很难受,再也顾不上之前对他的芥蒂,说:“我不会嫁的,天下男子,我只心仪你一人。”

“真的?”顾云深问。

聂长瑶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的点头。顾云深于是轻轻笑了,和之前的笑不一样,他这次,是发自内心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因为聂长瑶的一句心仪高兴成这般样子。

另一边,顾云泽看着那边二人谈笑的样子,又捏碎了一只酒杯。他旁边的江皓风默默又递过来一只,顾云泽转头,问他:“殿下以为对面二人般配吗?”

“.....”江皓风知道这是一道送命题,不敢说话。

顾云泽见他表情不对,笑道:“殿下实话实说就是,我不吃人的。”

江皓风擦了擦额上冷汗,说:“依我之拙见,对面二人般配至极。”

顾云泽扫了他一眼,说:“我倒是觉得,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江皓风摸了摸鼻子,怎么总觉得旁边这人身上酸酸的?

宴席进行到末尾的时候,顾云泽起身到大殿中央,说:“多谢陛下这段时间的款待,三日后我等便启程回东周,特在此向陛下辞行。”

听到顾云泽说要走,聂长瑶看向顾云深,小声问:“三日后你也跟着走吗?”

顾云深薄唇紧抿,不搭话。聂长瑶只当他是心情不好不想说话,也没继续问。聂城听顾云泽说要走,笑问:“殿下何不在上京多待几日?朕听闻殿下这几日都在驿馆中待着,大概还没把上京城逛完吧?”

顾云泽不留痕迹地看了聂长瑶一眼,笑道:“回陛下,上京城最好的风景,臣已经见过了。父皇昨日来信,说让臣早些回去,所以臣不得不走。”

“那好吧。”聂城话语中带着些惋惜。

宴席结束之后,顾云泽和顾云深先行离开,聂城把江皓风安置在了聂长瑶的长乐宫,于是聂长瑶和江皓风一起离开。

“小殿下..”

“叫我阿瑶,或者瑶妹。”聂长瑶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就打断了他。

江皓风无奈摇头,道:“好。”随后问:“瑶妹可知东周太子对你的心意?”

聂长瑶眨眼看他没说话。江皓风笑着说:“刚才你跟那位六殿下说话的时候,那太子捏碎了三个酒杯。”

“大师兄还是一如既往的凶猛之极。”聂长瑶试图转移话题,见江皓风还看着她,知道自己逃不过去,无奈摊手:“知道又怎么样...可我又不能嫁给他。”

江皓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气:“是啊,有喜欢的人却娶不了,真是遗憾。”

聂长瑶问他:“你有喜欢的人吗?”

江皓风点头,笑着说:“有啊。”

“谁啊?方便透露一下吗?”

江皓风摇头。他喜欢的那个姑娘,他啊,大概是一辈子都娶不了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