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孤女云七 立场倒换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2-12 20:11:08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孤女云七 立场倒换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同人女 连载中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黄铁矿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小南,彤雉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由网络作家黄铁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南,彤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厄克巴城里有好几家乐坊,无论城里商户起起落落,他们的生意从不受影响。这些乐坊就像是生了根似的,牢牢地抓着这片沙地,将腐败的叶子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厄克巴城里有好几家乐坊,无论城里商户起起落落,他们的生意从不受影响。这些乐坊就像是生了根似的,牢牢地抓着这片沙地,将腐败的叶子开散在这唯一的绿州,靠来往商客欲念浇灌而活着。

这天,其中一家乐坊来了个十几岁大的孩子,手脚生得细白,瘦瘦的鹅蛋脸上有双细小的眼睛。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每个月,每家园子都会新来一两个这样的孩子,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得出来招待客人。

通常这些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每个有每个的故事,当活着是唯一的选择,那些脏污,受辱,不堪的细节,都可轻易的被眼泪洗净。

可是小南不是穷人家的孩子,以前她也不曾为活着操过心,但前阵子,小南从优渥的土壤中被连根拔起。

一场大火烧掉了她的所有,随行的仆人在她从舅舅家玩回来时,见到宅院被烧得一干二净,便抢走了小南随身之物以及钱财,连身上的衣服都被剥了下来。她长途跋涉了几天,又回到舅舅家求救。

舅***答案,就是将她卖到现在这间乐坊。

乐坊有吃有喝,穿得虽然俗气但也算体面。但小南还浸润在失去亲人的悲伤中,吃不下饭。

她端着饭碗兀自来到后院的一个小门,沿着门槛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呆呆的看着街上的行人,这和她往日所熟知的世界,完全是两回事。

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在街边拾到了一片从菜贩篮子中掉下的菜叶,就往嘴里送,小南惊呆了,她对那孩子招招手,

「小妹妹,来,姊姊这有吃的。」

小女孩从很远的地方嗅着空中的气味,警戒的眼神从油到结了条的头发间射出,这约莫四五岁的孩子,转瞬间,竟已经迅速来到了小南眼前。

「给。」小南拿了块肉骨给她,也不是小南大方,这沙漠里肉比其他东西来得便宜些。

小女孩抢过了肉骨,飞也似的跑到了对面的街角,蹲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小南良久,才算能安心开始啃着肉骨。

「可怜的孩子。」

「诶,骨头不能吃,你会死的!」小南惊讶地看到她把骨头给嚼碎,一股脑吞了下去,一个箭步想去阻止她,那小女孩却瞬间奔逃到更远处。

「小南!想逃走不成?」一个胖女人高声叫着。

「不,当然不,这诺大的沙城,我能到哪儿去?」小南低着头走回了后院,一个耳刮在她脸上留了一个鲜红印记。

打懂事起,小南不曾受过这样的打,她浑身颤抖着,眼泪安静的掉在了地上,一声都叫不出来。

「知道就好,待会赶紧的去把姑娘们的尿盆给倒了,冲了干净,把你买来可不是吃闲饭的!」胖女人说完推了小南一把,便径自往院子里走。

唰的一声,那妇人颈子一阵疼,闻到股焦味。妇人伸手一摸,只觉手掌湿湿的,伸手一看发现那竟然是自己的血,再一摸,探到颈子破了个小洞。

「啊!」

胖妇人的尖叫响彻云霄,园子里的客人,姑娘们都冲了出来,小南让人群给挤到了后面,手上的碗也挤到地上碎了,她想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忽然,她撇见那四岁的小女孩在小门边探头看着那妇人,她也发现小南看到了她,随即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后。

往后隔三岔五,只要小南有空,便会在后门等着那小女孩,给她点吃的。

「对不起,这几天只有这些饼子,鸨母说最近生意不好,风大,沙尘满天的,商队都延迟了上路,你就将就着点吧。」

「你呢?」小女孩啃着饼,完整的发了一句话。

「你会说话?」小南认识她这么些个月来,这小孩跟只野兽一样,半个字都没说过,不知怎的小南感动得哭了。

小女孩伸手摸了她的一滴眼泪,在手上端详了半天。

「这什么?」小女孩疑惑的看着小南。

「眼泪。你该不会没有眼泪吧?你不会伤心吗?」

「不伤心,只生气。」小女孩嗅了嗅手中小南的眼泪。

「咸咸的,还有...」

「还有什么?」小南问?

小女孩一手摁着小南心藏的地方,

「这边,酸酸的。」

小南刚才没哭完的眼泪这下一起决提,

「你真奇怪。」

小女孩显然不习惯哭泣这件事,默默离开了。

这天后,小南很少来到门边,小女孩不知道她发生什么事了,常常在后门附近探头探脑,终于一个多月后小南又出现在后门。小南看起来很不一样,她脸上涂了红红的东西,嘴上也是。

「生病了吗?脸很红。」

「啊,这是鸨母让我上的妆,今晚有一个商队会经过,她说姑娘不够,该我替补,不然他们就把我丢到沙漠喂野兽。」小南的脸上充满了恐惧。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我们认识这些日子,都没好好看过你的脸,我想记住你,你是我这边唯一的朋友。」

「朋友?」小女孩问。

「你该不会看不起我,因为我在乐坊吧?」

小女孩抬了头,看看那园子,一脸疑惑。

「我叫彤雉,乐坊是什么?」

小南拿了自己的丝帕,抹掉一些小女孩脸上的尘土。

「原来,原来你这么漂亮...,看来我不该抹去你脸上的尘土,在这片土地上还是不起眼来得安全。」说完小南从地上弄了点泥又抹了些在彤雉脸上。

「你怕?你这里很快,很大声。」小女孩指着小南的心脏。

「我怕今晚,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是我更怕被丢在沙漠里。」小南说。

小南一直觉得这孩子可以一眼看穿自己。

「这个给你。」小南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缝得精致的小布娃娃.。

「这什么?」小女孩看着这个布娃娃。

「这是我娘做给我的小玩具,我怕过不了今晚,你帮我先保管着可好?」

「你不逃?」彤雉边问边把小娃娃用脏兮兮的小手,塞进了衣服里。

「我能逃到哪去?」小南悲伤地笑了笑,她知道逃了只有死路一条,留下,也许事情没有想像的那么糟。其他的姑娘不也都活了下来吗?自己又有什么不同?

今天的日头飞也似的赶着落山,老鸨口中的商队已经到了。

说是商队,每个人都比普通商队凶狠百倍。领头人露出半边膀子,背上有数不清的刀疤,颈子上一个蝎子刺青。

园子里的一帮姑娘都知道这哪是什么商队,分明是江洋大盗的打扮,可这会儿也逃不出去,只希望这阵风暴过后,还能留有性命。

酒足饭饱后,配着刀的众盗匪往楼上房间去,残暴的把姑娘们当成了猎物,把她们撕成碎片,顺便劫掠了他们的财物。

一帮凶徒就这样睡在血泊中,与店东相熟的地保,根本不敢现身,他们知道这帮盗匪惹不得,最好让路给他们,并祈祷他们永远不会再出现。

那领头的人在柴房找到了小南,她躲在柴堆的后面,发着抖,静静地流着眼泪,紧咬的嘴唇都渗出了血。盗匪头子一个眼珠已经混浊。

小南的辫子被一把拽起,像是只蝴蝶被捉住了翅膀,再怎么挣扎,采蝶人也感受不到那微小的气力。

领头人大笑了几声,把小南惯到了地上,撕开了小南最后一丝微弱的抵抗,小南的嘴只剩下鲜血的气味,他的汗味和腐臭的鼻息在小南的脸庞游移着,小南只想这一切赶快过去。

孰料,她的眼泪让这盗匪头子更兴奋,小南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这头野兽将自己给吞噬,等待一阵即将来临撕心裂肺的痛。

良久,这盗匪头子只是倒在她的身上,过了一会儿,仍是没有动静,小南才发现他没了气息。小南大着胆子把他推开,只见一个小洞在那盗匪头子的后脑,还冒着烟.她呆住了。

「别发呆,快走。」

那是她熟悉的小女孩的声音。

「你在哪?」小南低声问,一面把衣服裹在自己身上,四下张望着。

「门外,快走。」

「走去哪?」

「不走,你会死!」

习惯被禁锢在园子的小南,决定赌一次,也许自己真的能逃开悲苦的命运。

小南颤抖的双手推开了柴房的门,蹑手捏脚的穿过了后院,穿出后门,小女孩已经在离园子一条街以外的地方等她。

小南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却被门槛绊倒,一个彪形大汉正巧下来找那头人,见小南可疑,便尾随在后,小南害怕的跑进了一条窄巷,她的鞋子刚才在柴房的挣扎中早掉了,赤着脚的她也顾不得这石子路有多么疼痛,没命地逃着。

彪形大汉弯了弓,嗖嗖两箭,小南应声伏在地上,口里满是热辣的鲜血,那大汉赶了上去准备在她后心补上一刀,忽然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杵在那大汉跟前。

「别管我,彤雉,我活不了了,快走!」小南的这句话,伴随着一口雾气,那雾气,是她在世上留下的最后一个记号。

「走开,小乞丐,不然连你一起杀。」

小女孩纹风不动,那大汉觉得好笑,抽出了刀想把眼前这小女孩给拨开,此时只觉得胸口一阵热,他摸了摸胸口,才发现是血。

他不明就理,瞪大了浑圆的凸眼瞪着眼前的小女孩,

「是你?」

小女孩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眼中充满了血丝,那大汉把刀举到了头上,正想像切瓜一般将她砍成两半,却闻到自己眉心一阵烟硝,就向后倒去。

小女孩转身走向小南,小南的眼睛张着,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胸前的衣襟,似乎安静地盯着巷子的一隅,却有话说不出。

看着小南,她忽然想起了自己没有眼泪这件事。

「谁让你多事!」一个蒙面女站在小女孩的身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