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马谡别传》马谡败给哪位魏国大将 cp 马谡别传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0-02-12 20:07:00

《马谡别传》马谡败给哪位魏国大将 cp 马谡别传帝王攻 连载中

《马谡别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高瞻非 分类:历史 主角:马谡,马良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高瞻非原创小说《马谡别传》,主角是马谡,马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马谡看着自己辛苦数天的成果,这卷绢书,因为是用鹅毛笔书写的,与毛笔书写的大字相比,显得特别精美,他心中非常的满意! 马谡想了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谡看着自己辛苦数天的成果,这卷绢书,因为是用鹅毛笔书写的,与毛笔书写的大字相比,显得特别精美,他心中非常的满意!

马谡想了想,还是给这本绢书命一个名字,在那空白处的最底下,提起毛笔写上了“梦中天书”四个小楷字,然后非常小心地卷起来藏好。

马谡其所以写上这么一个题目,是因为这巻书当世无人能够读懂!

就算有人能够从那些简体字的形状猜出一部分的文字,但这里句子和文章段落的意思,应该没有人能够理解。

这卷绢书的书法,看起来非常的漂亮,因为是用鹅毛笔写出来的简体行书钢笔字,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

能够把简体字完全认出来的人应该没有,就算是被人拿到这卷绢书研读,也无法读懂,无异于一本天书!

马谡这次跟兄长马良出门游学,原本是好玩,想不到发生了被蛇咬这种意外。

经过较长时间的昏迷,很多人都会出现失忆、附身等异常情况。

马谡不但没有失忆,反而凭空多了一段梦中的记忆,但这件事情是好是坏,是祸是福,马谡心中也没有底。

张角得神授的《太平经》,身死而族灭,是前车之鉴!马谡决定对梦中之事秘而不宣,对《梦中天书》也是秘不示人。

马谡虽然也是读书人,但因为当时的书籍太过难得,家族藏书有限,他并没有博览群书的幸运,也就读了数本马氏宗族珍藏的典籍,还有那半屋子残缺不全的竹简。

在马谡的记忆中,书中对梦的描写不少,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庄周梦蝶”的故事。

庄子有一天酣然入睡,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醒来后才知道是一场梦,于是思考起来:“不知(庄)周之梦为蝴蝶欤?蝴蝶之梦为(庄)周欤?”

马谡的梦,是一种虚幻却非常真实的人生体验。正如庄周梦蝶,古人也常常会被奇异怪诞的梦境所震惊,并感到迷惑。

梦是一种奇异现象,而做梦的经验,也是人们所共有的。但在人类文化中,无论古今中外,对梦的了解,始终是一个谜。

在一些竹简残本的记载中,马谡看到梦的记载,往往把梦看成是神的指示或魔鬼作祟。

即使马谡梦中所在的文明社会里,仍然有着对梦的诸多迷信。他在高中的学习古代文化中,有关梦的故事更是不一而足。

诸如“庄生梦蝶”、“黄粱一梦”、“梦笔生花”、“南柯一梦”等,都是历来为人津津乐道的梦故事。

马谡做了无数个梦,但像这次如此离奇的梦境,梦中接触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甚至可以得到验证,就如同真正学到的知识,还是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最后,马谡把自己在梦境中学到的东西,归结于梦中天授!

他甚至在心中有一些自得,还有一些期待,毕竟,凡是在梦中得到天授的人物,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马谡在梦境里学到的东西,都已经记载下来,以后再慢慢印证,既然身体已经恢复,就要继续游学之路了。

把所有事情都捋清楚以后,马谡的心中再无压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美美睡觉了一大觉以后,第二天早上起床洗漱后,马谡早早来到了兄长马良的客房。

马良虽然在外游学,但每天晨读的习惯并没有改变,给马谡开门之时,只是颔首示意马谡进来,还是左手拿着一卷绢书,嘴中念念有词。

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熟知马良长习惯的马谡知道,兄长这是在背诵诗书,怕影响这里的人才低声默念。

马谡也不打扰,自顾自走到床边坐下,耐心等待。良久之后,马良才放下书本,开口问道:

“幼常身体已经大好?此来所为何事?”

马谡知道,兄长马良最重礼仪,就算是兄弟之间,日常也要照样施礼,表现出“兄友弟恭”的场面。于是,马谡非常恭敬地施礼答道:

“有劳兄长关心,小弟身体已经大好,已经无碍于行,特来请兄长示下,我们游学的下一个地方是哪里,也好提前准备。”

听了马谡的问话,马良并没有回答,而是用中指在桌子上轻敲,陷入了沉思之中,大概一盏茶的功夫,马良才回过神来,对马谡说道:

“幼常,你蛇毒攻心,身体才养好,就寻摸着要走,是想家了吗?”

马谡虽然是第一次出远门,却没有想家,自然是据实而言,对马良说道:

“这才出门不到两月,小弟我还不至于想家,但这次被蛇咬伤以后,在这里调养,已经停留七、八天之久,我怕打乱兄长的游学计划,特来问询的!”

马良听了马谡的回答,顺口说了一句“不想家就好!”然后答非所问地对马谡说道:

“幼常,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马谡有些迷惑,因为他和马良出来游学之前,曾经制定了详细的行程,按照计划,他们应该是进入了武陵山雄溪一带。

毕竟是第一次出远门,马谡用有点不太肯定地语气说:

“我们应该进入了五溪蛮夷的雄溪区域吧,那天我被蛇咬伤所在的河流,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雄溪吧?”

这次马良没有停顿,快速回答道:

“不错,那就是雄溪,那天用解毒药救你的沙摩柯,不但是沙家寨的继承人,还是整个雄溪部落的少酋长,因此,这次我们的游学行程,还真的要作比较大的改变。”

五溪蛮夷,亦称“武陵蛮夷”。马谡并不陌生,他们来这里之前,已经做了深入了解。

居武陵山脉的蛮夷众多,因其居住地有雄溪、樠溪、辰溪、酉溪、武溪,故谓之五溪蛮。

五溪蛮夷,实际上是源于远古时代三苗部落建立的“三苗国”。

三苗国与欢兜部落相处融洽。尧帝晚年,欢兜部落推荐共工继承尧位。尧任共工为工师。舜帝摄政时,欢兜部落及共工被舜冠以“凶族”罪名流放三苗国。

三苗部落与尧子丹朱合谋反叛失败,欢兜族南迁。在舜帝执政时三苗部落瓦解,大部分迁往武陵山脉。

禹帝执政时,禹帝率部征讨三苗。三苗败,与土著蛮族融合,是为“五溪蛮”之前身。

《马谡别传》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