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周贤婿》大周贤婿小说 君臣文 大周贤婿同人

更新时间:2020-02-03 04:04:56

《大周贤婿》大周贤婿小说 君臣文 大周贤婿同人 连载中

《大周贤婿》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炮王 分类:历史 主角:李墨,韩月茹

《大周贤婿》由网络作家炮王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墨,韩月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你不是好人!”韩月茹气哼哼的指责李墨道。对于韩月茹的指控,李墨当然不会承认。虽然大晚上给小姑娘讲鬼故事的确有点损,但李墨是绝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不是好人!”韩月茹气哼哼的指责李墨道。对于韩月茹的指控,李墨当然不会承认。虽然大晚上给小姑娘讲鬼故事的确有点损,但李墨是绝对不会认下这桩罪行的。

“你这人可有点不讲理啊,是你要听故事的,我讲了你又埋怨我不是好人,这世上还有好人能走的道吗?”

“……少废话,送我回去。”韩月茹望了望屋外漆黑一片,没好气的对李墨说道。

“我累了,二小姐自己回去吧。”

“……你把故事说得那么吓人,就是故意吓唬我。”

“呵呵……二小姐,这是你家,在家里有什么好怕的。”

“我不管,你不送我回去,我就在你这待一晚。”

“可以啊,反正我不在乎,丢人的又不是我。”李墨无所谓的答道。

李墨可以不在乎,可韩月茹却不能不在乎,孤男寡女独处一夜,即便什么也不做,传出去也不好听。饶是韩月茹平时大大咧咧,可事关自己的名声,韩月茹还是很在意。见李墨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不由气得牙根痒痒,可让她一个人回去,她又有些害怕。

“……李墨,你不要这个样子。你要是不送我回去,那我可就要喊了……”

李墨一看二小姐说话的态度,就明白这丫头喊出来的话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这大晚上的,要真把人给招来,情况对自己可能会很不利。不由笑着对韩月茹说道:“二小姐,你变聪明了。”

“哼,我本来就聪明。赶紧的,送我回去。”韩月茹得意的说道。

“是是是,二小姐请。”

李墨陪着韩月茹往韩月茹的住处走,还别说,这大晚上一个人还真是叫人有点心里发毛。边走李墨边对韩月茹提议道:“二小姐,不如以后府里晚上安排几个人巡逻好了?”

“为什么?”韩月茹不解的问道。

“这晚上难免会有人出来起夜,可你看这晚上乌漆墨黑的,胆小的人恐怕是不敢出门的,要是晚上有人巡逻,那对府里人能有个心理安慰的作用,而且有人在晚上巡逻,也能防止有人……”李墨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伸手将韩月茹过扯到暗处,捂住了韩月茹的嘴巴。

韩月茹心里不惊,当即就要挣扎,耳边传来李墨的低语,“别出声,你看那里。”

顺着李墨所说的方向望去,韩月茹看到有一道身影正顺着墙根悄悄的向着自己的住处靠近。

“有贼?!”韩月茹睁大了眼睛,扭头去看李墨。而李墨此时也松开了韩月茹,顺手从地上捡起了一块青砖,向韩月茹示意别动,自己则悄悄的向那个贼的身后摸去。

韩月茹紧张的望着李墨,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就见那贼蹲在自己房间的窗下,向着屋内探头探脑。

“啪~”李墨手里的青砖落在了贼的后脑勺上,遭袭的贼连吭都没吭一声,应声倒地。李墨当即蹲下身去解贼的裤腰带。

见李墨一击得手的韩月茹也赶忙赶了过来,李墨一边将昏死过去的贼给捆起来一边对韩月茹说道:“二小姐,赶紧喊人啊。”

“哦,哦,来人啊,来人啊。”韩月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声叫喊起来。

府里的人本来都睡了,听到有人大喊大叫,纷纷出来看个究竟,在看到喊叫的人是二小姐以后,当即围了过来。一看李墨身边的那个身穿夜行衣的家伙,匆匆赶过来的二管家立刻明白这是府里招贼了。

“二小姐,你没事吧?”二管家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多亏了有李墨在。二管家,快点让人去官府报案。”

“等等,等到了天亮再去。”李墨闻言连忙出声阻止道。

“哦,那就天亮再去。”韩月茹随即改口道。

李墨跟韩月茹说话很自然,但听到二管家的耳朵里却有点不对劲,神色古怪的看了看李墨,又看了看韩月茹。

“二管家,官府里的人也是人,大半夜被人扰了清梦心里肯定不痛快,反正这贼已经被抓了,等到天亮再送去也不迟,咱们可以趁此机会先审审这贼。”李墨轻声对二管家解释道。

二管家闻言点点头,算是认同了李墨的建议。韩家是杭州大户,常年跟官府打交道,二管家很清楚官府里那些公人都是什么德性。一旁的韩月茹一听要审贼,很感兴趣的表示自己也要参加。

被冷水一激,贼苏醒过来,睁眼看到坐在自己面前的三人,顿时明白自己这回栽了。而看贼睁开眼睛,韩月茹立刻轻咳一声,问贼道:“喂,你叫什么?半夜来我韩家意欲何为?”

“哼……”贼冷笑不语。

二管家见状冷哼一声,当即就要吩咐人叫这个不长眼的贼吃点皮肉之苦。不过李墨却拦住了二管家,低声对二管家说道:“二管家,这贼一看就是个硬骨头,动用私刑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到时交给官府来人难免会有些麻烦。”

“那你说怎办?他不肯开口,这事就算完了?”

“当然不能这就完了。从这贼身上搜出的东西可以判断,这贼十有八九是个采花贼。”李墨说着将之前从贼身上搜出的物品一件件摆在了桌案上。

“采花贼?!”二管家心里一惊,不由愤怒的望向了那个一脸无所谓的采花贼。

被李墨叫破身份的采花贼冷冷一笑,面对二管家愤怒的目光,不屑的说道:“采花贼怎么了?为了给那些深闺怨妇排忧解难,你知道我每晚有多辛苦吗?”

“……无耻!”二管家咬牙切齿的骂道。

“二管家,省得力气别骂了,这家伙不是那种做了亏心事会良心不安的主。”李墨劝了二管家一句,随即又对韩月茹说道:“二小姐,你先暂避吧,接下来的话有可能不适合你听。”

“哦。”韩月茹应了一声,听话的离开了,不过没走多远就又绕了回来,躲在窗下偷听。就听屋里李墨沉声问采花贼道:“谁派你来的?”

“哼哼,大爷自由自在惯了,可不会受人指使。”

“是吗?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很好,对待你这种人,我一向很瞧不起,既然你今天落到我手里,那你就别想好过。”

“哼,来呀,爷爷要是喊一声疼,就算是你孙子。”

“你这种不肖子孙,我可不想要。我知道你不怕打,更不怕骂,所以我一不打你,二不骂你,老子没收你的作案工具。来呀,把他的裤子给我扒喽。”

采花贼的作案工具是什么,但凡是男人都清楚。二管家听后不由睁大了眼睛,万没想到这个叫李墨的做事如此之绝,这是要给采花贼去根啊。

“你,你,士可杀,不可辱。”采花贼一见两个壮汉向自己走过来,当即叫道。

“呸!你算哪门子士?臭不要脸的玩意,爷爷今天就要替那些无端受你欺辱的女子报仇雪恨。”李墨说着起身上前。

“李墨,别冲动,你刚才还说不能动用私刑的。”二管家当然不能任由李墨胡来,虽然他同样也痛恨采花贼,可要是把这个采花贼给阉了,对韩家来说也是一桩不小的麻烦。

“二管家,你别拦,我今天非要叫这家伙知道知道厉害。”

“不行,为了韩家的名声,我不能叫你这么做。”二管家拦住李墨丝毫不妥协的说道。

听二管家提到韩家的名声,李墨沉吟了片刻,点头说道:“二管家说得对,的确阉了这人会给韩家带来麻烦,那就换一个刑法。”

“你,你又想出什么损主意了?”二管家有点担心的问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李墨一肚子坏水,损主意是张口就来。

“二管家放心,我这个主意保证不会害了他的性命。他不是喜欢污人清白吗?我就让他也尝尝那种被畜生侮辱的滋味。咱们府中养的那些马啊、狗啊之类的找些公的过来试试他的药,然后把他跟那些吃过药的动物关在一间屋里……”

采花贼闻听这话不由浑身发抖,自己带来的那些药有什么效力他是一清二楚,即便是贞洁烈女中了招,也会瞬间变得人尽可夫。这要是让那些畜生吃了,还跟自己关在一间屋里,那这一晚上自己还能有好?

“那个,李墨,有没有别的法子,他虽然可恶,但这样做似乎太不人道了。”二管家小声对李墨说道。

“唔……”李墨闻言看向了采花贼,就见采花贼一脸哀求的望着自己。没办法,为了自己的菊花不会变成向日葵,采花贼不得不服软。

“好吧,既然二管家不同意,那就再换一个法子,不过这是最后一个法子。”

“行行,你先说说看。”二管家擦擦额头的冷汗说道。

“……”李墨附在二管家耳边低语了几句,二管家听后一脸古怪的望着李墨,半天才点了点头。

……

“啊~”屋内的一声惨叫吓了躲在窗下偷听的韩月茹一跳,之前李墨所说的两个主意听得韩月茹面红耳赤,而第三个主意韩月茹没听到,在听到屋内那个采花贼的惨叫以后,韩月茹的心里不由好奇。

强忍羞意的探头去张望屋中的情形,结果却被站在窗前的一人挡住了视线,抬头一看,就见李墨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韩月茹的脸顿时烧得厉害,低头、转身、撒腿就跑。看着韩月茹落荒而逃的背影,李墨不由好气又好笑,这丫头的好奇心也太强了一点吧?

采花贼被送官了,韩府在晚上也开始安排明暗哨,虽说再没遇到有贼进宅这种情况,但韩府下人在晚上休息的时候明显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二管家在发现府中下人第二天干活再无没精打采的情况以后,便没有取消这个安排。

唯一叫李墨感到有些遗憾的,就是自那晚被自己逮了个正着以后,二小姐就没有再来找过自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