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妻凛然》邪气凛然燃文 天然受 邪妻凛然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11-27 16:16:56

《邪妻凛然》邪气凛然燃文 天然受 邪妻凛然男妃文 已完结

《邪妻凛然》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挽月清霜 分类:架空 主角:祁宁,姬无纵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挽月清霜原创的架空小说《邪妻凛然》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祁宁,姬无纵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轩辕岐念古怪地瞥她一眼,倒没问她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因为他很清楚,啊宁就是这么一个人,就算知道下面是龙潭虎Xue,她也不会逃避,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轩辕岐念古怪地瞥她一眼,倒没问她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因为他很清楚,啊宁就是这么一个人,就算知道下面是龙潭虎Xue,她也不会逃避,哪怕她现在没有了法术徒留一些防身武技。他在心里叹一声气,说道:“好,你刚刚动了胎气,务必要好生休息。过阵子,我的凤凰蛋破壳了,便送来给你养着,不出几年它便能护你周全。”

“那先谢过了。”

轩辕无念挑挑眉,乘着凤凰亲自将她送向无际城的明花殿。

无际城很大,但有多大,没人能估算,它从远古时代就存在,一大片的城邑沿着不弃之海陈铺,无边无际,接天连地,如若飞过城市苍穹,还能看到三座冲天巨塔,它们便是闻名九界的明花、净魂和藏华三殿,引了姬氏星辰法典的奥妙,将天地间的灵气成倍地捆锁在四周,成就了无际城数千万年的繁荣昌盛。几乎所有天人都会在无际城租赁一座华宅,用于进阶修炼。

没错,是租赁。无际城是属于姬氏的,所有想要靠灵气温养修为的天人必须定期给他交付租金,于是众所周知,姬家成了九界最富有的大地主。而祁宁现在名义上的夫君姬无纵,那个原主最想弄死的孩子他爹,便是这个大地主的独生子。

祁宁胡思乱想间,云团载着她飞向离他们最近的一座高塔。那塔直耸入云,近了才发现它没有一万米估计也有数千高,塔身是一同古老的青铜色,十来米做一层,有青铜围栏和稀疏的方正窗口,白色的光芒从那些窗**出来,照亮高塔四周所有阴暗之地。这便是九界赫赫有名的“明花殿”,世界上灵气最充沛的源泉,紧密依附在它四周的洞府宅居多达百万。

然而,穿过了明花殿的禁制之后,却又看到与外界所见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番景象。蓝灰色的地面上燃烧着大片紫色的曼陀罗花,半空中缓缓流动着精美绝伦的亭台楼阁;天空的背景也变成深邃的暗蓝色,数万星光璀璨辉之下,仙禽衔着天草成群结队地从他们头顶上划过,静谧祥和如世外桃源。

云团将她送到地面上。轩辕岐念说道:“啊宁,我且去了,来日再见。”

“再见。”祁宁挥挥手,目送道友远去。

转过头,望着仙境般的明花殿,祁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从前,原主一直以为姬无纵娶她,是想要看她修为全失后的笑话,是对她最大的羞辱,所以对姬无纵的怨恨十分深重。加上她嫁过来之后姬无纵只给她九品夫人头衔,又把她丢在明花殿无人伺候,他本人更是几乎不回家,于是患上被虐强迫症原主认定——姬无纵一定在想办法折磨她。

可身为旁观者,祁宁现在很明白,姬无纵让她住在明花殿,何尝不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无际城很大,它除了有姬氏直系和众多支系盘踞之外,还有数百万不论身价背景的杂乱人物。她一个没有修为的九品夫人,走上大街随时会被人一个手指头摁死,只有躲在明花殿里才是最安全的啊!奈何,曾经笑傲九州的原主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怎么看得开?

她一边寻思着接下来的出路,一边沿着曼陀罗花海里的小路慢慢地往前走。

脚下的花儿娇艳欲滴,盛开不败,花间经常会冒出一些长有修为的花精,它们对祁宁大多是温和客气的,大抵因为她身上没有灵力,不会对它们构成威胁。祁宁走了十来分钟,身后便跟随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十几只光着屁股的白嫩小花精捧着大束的花朵笑嘻嘻地排着队跟她一起走,被她回头一看,又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全部隐匿到花丛中。

她微微笑出来,心想这真是个其妙的地方。她不再回头,但她能感觉到身后的小尾巴更长了。

穿过花海,踏上古香古色的小木桥,溪水潺潺在脚下流动,漂亮的鱼尾甩出一阵水花,她便听到水下飘来一句:“你好,九品夫人。”

祁宁便停下脚步,蹲在木板上。

水哗一声,一只人身鱼尾半米高的小人鱼冒出头来,它的脸只有巴掌大,五官精致,有一头碧绿色海藻般的波浪长发,和一对金色的漂亮眼睛。人鱼向她靠过来,惊得她身后的小花精们瞬间惊慌地做鸟兽散。人鱼俏皮地吐吐舌头,说道:“他们总是谣言我有剧毒,和我接触的东西会死无葬身之地。瞧,胆小成那样。”说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亲了一口她的脸颊,然后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大笑着钻进水里。

“……”

记忆告诉她,人鱼没有毒,不过原主从来不会跟这些小家伙交流。

祁宁看着人鱼欢快地向湖泊游去,身后又跟了一大群色彩斑斓的小鱼,不由自主地微笑出来。

陡然,她感觉身后有两道强烈的视线,下意识地转过身,正见远处的亭子里正站立着一名黑衣男子。

距离太远,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和脸色,不过从那华丽的黑色衣袍及身形看,不难认出他就是原主记忆里化成灰也不会忘记的男人——姬无纵!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boss演对手戏了,祁宁发现自己忽然变得有点紧张────要是被他发现她不是原主会怎么样?直接掐死?印象中此人的凶暴程度根本不亚于原主,他年少时候还被原主打死过一次,之后又重修了肉身归来……

草,这到底是谁写的剧本,为什么两个敌对的杀人魔会结成夫妻!?

不过回想到两人的相处模式,祁宁就淡定了。托原主的福,俩人成亲前拔刀相见,成亲后索性不见。于是,她现在只需要转过头装作路人甲不认识对方就搞定了?

现实告诉她,显然不行——因为姬无纵已经掠过花丛,眨眼间在她身前落脚。

男人银白色的长发柔软地垂落在黑袍之上,他转过脸,眉目狭长,唇角天然上扬的稍显傲气,眼睛就像一对漂亮的青宝石,清透迷离,因为稀有罕见而轻易在瞬间摄人心魄,你细看之下又不禁被其中内敛的光华所迷惑。

他很高,祁宁目测自己的头顶只及对方肩膀处,所以只是近距离与面对面站着还未开口,她便感觉心头莫名平添了一股源自于对方压力与抑郁。

姬无纵敛去环绕流转在周身的数道墨魂,视线扫向祁宁,直觉祁宁这一次回来和以前略有不同,但习惯使然,他没有细想的打算。他微微皱起眉,公事公办地说,“今日起,搬出明花殿,生死与我无关。“

祁宁还在思索着怎么应对男人,讨好还是漠视,方案在脑中一个个刷掉,没想到他的场白居然是驱逐,她脑子懵了好一下,连忙追问:“等等!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赶我出去!?”开玩笑,前身作孽太多,回个娘家都差点被人弄死,现在让她出去流浪,不就等于推她下地狱吗?!

姬无纵眯起眼,视线变得冷锐,“第二次。”

她瞬间冷静下来,往后退一步,糯了糯唇,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此时,姬无纵扬起手中的证据甩到她身上,淡声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祁宁接住书函,发现是一封写给一个叫“舞儿”的信,白纸黑字写着原主的阴谋,说她会想办法离开明花殿回清远城,届时,她会让人假扮无际城的人对她下狠手,最理想的结果是能把她腹中的孽种除掉,顺便借此让无际城和清远城表面上的和平关系彻底破裂,舞儿便负责接应她,确保计划万无一失。

原主大概不知道这封信落入了姬无纵手里,于是,她的计划没成功,反倒在清远城被旧仇痛揍了一顿!一种前所未有的蛋疼感在她心中无限蔓延,祁宁扶着额头,她很想说,原主干的好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现在让她怎、么、办!

狡辩?铁证如山而她前科累累,狡辩有用吗?默认?什么都不做便放弃也不是她的风格?要不,老娘们点理直气壮承认了………会死吧?

姬无纵眼中露出一抹讥讽,全然不给她编扯的机会,直截了当说了:“滚。”

“喂!”瞬间,她拉住他的手,抬起头,不再掩饰眸中清亮,语气一沉,冷硬道:“就算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我认错可以吗?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妻子,你可以休掉我但你不能羞辱我!如果你非要我无家可归,我宁可你现在便杀了我,好过去在外头做只丧家犬!”

她认命地闭上眼睛。

这种情况下,男人不该是心软然后无奈地说一些给人下台的话吗?

不不,她再次高看了自己。

男人看了她几秒,似乎在思考为什么她会变得这么奇怪,不过他下意识觉得她有什么变化与他并无关系,于是在她一心求死的心情下,他非常配合地抬起手,将紧紧抓着他的女人扔了出去……

祁宁的身体在画完一个可怕的抛物线之后,砰一声狠狠地摔在禁制之外的草地上!

她整个人呆愣了很久,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扔出来了!

草,快要被摔成花儿的屁股传来一阵阵猛烈的剧痛!

她终于忍不住爆了一个大Chu口:“姬无纵我草尼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