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公子无衣,和合嫁衣》无衣公子 娘受 公子无衣,和合嫁衣健全文

更新时间:2019-11-22 08:16:37

《公子无衣,和合嫁衣》无衣公子 娘受 公子无衣,和合嫁衣健全文 连载中

《公子无衣,和合嫁衣》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桃始笑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素言,林修之

《公子无衣,和合嫁衣》是桃始笑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公子无衣,和合嫁衣》精彩章节节选: 诗曰: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 城郊于家别庄 “阿娘,我们明天就回去了吗?”素言看着忙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诗曰: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

城郊于家别庄

“阿娘,我们明天就回去了吗?”素言看着忙着收拾东西的丫鬟仆妇,跳到于大夫人的面前,着急地问着于大夫人。

“嗯!”于大夫人悠闲地端着茶盏饮了一口茶,随口答道。

“阿娘,这里多好,言言还……言言和长姐还没有玩够呢!”素言一听要回去了,连忙拉着于大夫人的手撒娇,看来这段时间在庄子里玩野了,不想回去,还没有玩够呢!

“小皮猴儿,就想着玩,哪有你能玩够的!”于大夫人放下茶盏,抬手刮刮素言的鼻子,打趣道。

“再多玩几天好不好?好不好嘛,阿娘?”

素言使劲晃着于大夫人的袖子,嘴巴不停的求着,晃的于大夫人头疼。

“小祖宗,别晃了,阿娘的身子骨都被你晃散架了!”于大夫人拉住素言的手,笑着说。

“等下次再带你和素素来玩,阿娘回去还有正事呢。秦王府刚到京城,大办宴会,给我们家送了请帖,我们得回府早做准备。”于大夫人收起笑脸,正经地对素言说。

“哦!”素言不高兴地撅撅嘴。

“好了,高兴点,阿娘都说了下次再带我们来玩!”素问拍拍素言的脸,安慰生气的小萝莉。

“那阿娘记得下次再带我来玩哈!”素言忘性快,一会儿就笑着对于大夫人说。

“知道了,小皮猴儿!”

“夫人,客房的那位小哥听说我们要回府,特来致谢!”吴嫂在门外禀道。

“好,请他到前厅,我马上过去!”于大夫人答道。

“是!”

吴嫂应了一声,随即走开了!

于大夫人一到前厅,就看到一个瘦弱、俊美的少年站在那里,身体孱弱,脸色苍白,锦袍穿在身上松垮垮的,但又不失挺拔俊俏!

“林小哥可大好了?”于大夫人问道。

“拜见夫人,多谢夫人的救命之恩,修之已好的差不多了!”林修之弯腰,深深地鞠躬作了一揖!

“林小哥客气,也是举手之劳而已!”于大夫人摆摆手!

“听闻夫人们将回府,修之也将告辞,将后会备上薄礼亲自上门答谢救命之恩!”林修之又鞠了一躬,作了一揖!

“那林小哥想离开,我也不挽留了,一路保重了!”于大夫人爽快地说。

“多谢夫人,后会有期!”林修之鞠躬行礼,随即离开!

第二天一早,于大夫人和素问、素言乘上马车,回城去了!

稍后庄子前门,一位穿褐色长袍的少年郎也离开了于家别庄,往城内而去。

七月二十三,秦王府后花园,人影绰约,各色华衣纷飞,风髻雾鬓,朱唇粉面,燕语莺声,或耳语,或说笑,姿态摇曳,玉佩琼琚叮当作响,步步生香!

这是素问来到这里参加的第一个宴会,看着这么多美女,一时竟有些眼花缭乱,各味香气混杂在一起,鼻子又有些微微的痒,素问连忙用帕子揉了揉鼻子。

“不要东张西望,我们先去给秦王妃请安!”于大夫人小声地对素问和素言说。说完就迈着莲步向前走去,素问和素言收回目光,紧紧地跟在后面。

不一会儿,就走到了秦王妃的坐榻前,母女三人连忙向秦王妃行礼。

“妾身于将军府夏氏携两女给秦王妃请安,愿王妃长乐安康!”

“小女素问,小女素言给秦王妃请安,愿王妃长乐安康!”

素问和素言在于大夫人身后,也规规矩矩地行礼请安。

“免礼,免礼,早就听说骠骑于大将军娶了位如花似玉的夫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呀!”

秦王妃打量着于大夫人,三十多岁的年纪,身姿苗条,脸上白皙无暇,保养的很好,不由得称赞道。

“王妃过奖,不及王妃半分,怎好担个“如花似玉”的名声。”于大夫人也笑道。

“这是你的两个女儿,快,抬起头来给本妃瞧瞧!”

秦王妃看着于大夫人身后的两个女儿,急忙说道。

“妾身两位女儿平庸不才,怎好污及王妃的眼睛?”于大夫人笑着答道。

“你这张嘴呀,一般人还真是说不过,我偏要瞧瞧你的好女儿!”秦王妃也笑着说,边说边还用手指指于大夫人。

“王妃不嫌弃就好,你们俩抬头给王妃看看!”

素问和素言闻之,慢慢轻抬下巴,脸上挂着礼貌而不失端庄的微笑,好给秦王妃看清楚。

秦王妃仔细端详了一阵,朱唇微启:

“果然好姿色,明眸皓齿,秀丽端庄呀,于夫人,你养了一对好女儿!”

秦王妃由衷的夸奖道,随即摘下手腕上的一对玉镯,赏给素问和素言。

“多谢王妃的赏赐,这次我这两个丫头可是赚到了!”

于大夫人示意两姐妹接过赏赐,高兴得给秦王妃道谢!

“本妃喜欢这俩闺女,于夫人不必客气,请入座吧!”秦王妃摆摆手,笑着示意于大夫人落座。

“谢王妃!”

宴会摆在后院荷花池旁的临水台子上,一时间举杯推盏,觥筹交错,语笑言言。

“太子殿下到!”

“二皇子到,五皇子到!”

“秦王世子到!”

……

刚唱完,从九曲桥走来了一群雍容华贵的翩翩少年郎,个个面如冠玉,身姿颀长,俊俏清秀。

打头的是穿着明黄长袍的太子,身后跟着两位穿着黛紫长袍的男子,眉眼与太子相似,一个比太子年长一些,一个比太子稍显小,应该是二皇子和五皇子。

三人身后跟着的男子,身材尤其颀长,比太子三人高半个头,玉冠束发,穿玄色长袍,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浑身散发着不容靠近的冷冽气息,就如同那天素问在城门口看到的一样。

果然,他就是秦王世子,素问在心里腹语道。

这几位大人物的出现,现场女宾骚动,都默默地整理服饰仪容,看他们从面前经过,瞬间红着脸颊,害羞的低下头了,可又不死心地偷偷瞟瞟这几位俊朗的少年郎。

“侄儿给王婶请安!”太子微微欠身,对秦王妃行礼。

“给王婶(王妃)请安!”其他男子也规规矩矩给秦王妃行礼。

“你们来了?快,看看,这满园的娇花,正是大好颜色,可得好好看看了!”秦王妃笑着对太子一行人道。

太子微笑不语,其他人也不好说话,低头默不作声,只有秦王世子仍旧目不斜视,面目表情,可这冷漠的样子一点也不影响他受到女孩子的喜欢。

素问暗暗地观察了一下,发现投到秦王世子身上的目光最多。

看来不怕死的傻姑娘真的是很多呀!

“唉,一群天真的傻丫头呀!”素问在心里摇摇头,默默地为姑娘们点了一炷香!

“阿娘,我到处走走,坐得有些不舒服!”素问说。

“别走远了,带着香草和香木!”于大夫人叮嘱道。

素问答应后,就带着香草和香木离开了水台。

主仆三人慢悠悠晃着,欣赏着秦王府后精致奢华的美景,不知不觉走到了一片竹林边。

“走得太累了,我们在这休息一下吧!”素问说完,就坐在旁边供人小憩的石凳上!

“这王府真是大呀,奴婢还没逛过这么大,这么好的园子呢!”香木说。

“园子大有什么好,累死了!”素问笑嘻嘻地说。

“大小姐,你看,这园子每一步都是景呢!”香草也夸奖道。

“你们两个丫头,这么喜欢这园子,把你们送给秦王府得了!”素问看着两个猛夸别人家的丫头,打趣道。

“大小姐……”

“扑通!”

“呀!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呀,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怎么回事?”素问站起来看着远处的荷花池,问道。

“好像……好像……有人落水了!”香草说。

“噗嗤……”素问想到什么,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

“哦?终于来了吗?宴会必备项目呀!”素问有些兴奋地说。

“大小姐!”香木不解的喊道。

“哎哟,不知道谁这么大胆,想出这老掉牙的招式,不知想讹上哪个倒霉蛋?”素问越说越兴奋!

“不知是太子还是哪几位皇子?”

“不会是秦王世子那个倒霉蛋吧?冷冰冰地像个冰块一样,还有人这么迫不及待?”素问越说越大胆,杏眼里星星直冒,捂着嘴笑得特别的幸灾乐祸。

“大小姐……”香草扯扯素问的袖子,素问没啥感觉,继续笑着说。

“唉,姑娘们还是太年轻了,要是我,才不会这么傻呢!”

“大小姐……”香木也扯扯素问的袖子,声音有些颤抖。

“人家往火坑跳,这是往冰窖里跳呀,太有意思了!”

“大小姐……求求你,别说了!”香草声音也颤抖起来,大声地在素问耳旁说。

“怎么了?”素问转头问香草,香草指了指素问身后,素问一转头。

“我去!”

秦王世子顾瑾宸就站在身后的竹林边,脸黑的像他的衣服一样,能拧的出水,双拳紧握在身体两侧,隐忍而克制。但眸子微眯,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素问眼珠一转,决定装傻充愣,随即扬起粉白的小脸,露出自认为最无辜、最灿烂的笑容,说道:

“请问您是哪位公子,偷听别人说话可是非常不礼貌的!”

顾瑾宸脸色又黑了一些,声音冷的像寒冬腊月的冰刀,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就是小姐口中那倒……霉……蛋世子!”

“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